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社区里的那些人和事(3):鸟人老K

2015-12-17 11:20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社区里的那些人和事(3)  
 
三、鸟人老K  
 
现在的城市和城市之间的距离是如此的近,近到你在这个城市说话,那个城市的人就能听到,这得感谢近代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每一座钢筋水利竖起的城市森林之间,有的人成天坐着飞行器飞来飞去,他们像鸟,但他们是人,他们是鸟人,老K就属于他们中的一员。  
 
老K是谁?就是前文提到的将我忽悠进社区的那个人。  
 
睿智的额头上架着不算很深度近视的镜片,狡黠的目光就藏在那薄薄的镜片之后,说话犀利而富有逻辑性和鼓惑性,思考问题的时候将眼镜从鼻梁上摘下来小心翼翼地擦拭是他的习惯动作,平时说话慢条斯理,一旦争论起问题来便面红耳赤,一如凶狠的斗鸡不达胜利决不罢休。每次我和他争论问题时都会惨败在他这种气势汹汹的架势之下,所以我会尽量避免和他发生口舌之争,碰到不同观点的时候我都会三缄其口,努力去迎合他的观点,那怕他的观点是错误的和十分荒谬的。  
 
老K的文章杂文居多,文风颇有几分鲁迅的风格,这与他的家乡和鲁迅的故居同为一个地方密不可分,同时他也很崇拜鲁迅,从小就熟读鲁迅的文章,不知不觉中受到鲁迅文风的熏陶和感染。  
 
老K有着很强的组织能力和凝聚力,他的这种非凡的才能在他担任《人到中年》版版主之时一览无遗地表现了出来。  
 
那是我来到社区后的关于一个对红五月晚上的记忆,为了《人到中年》这个版块的兴旺和发展,老K精心策划了一个世纪风征文聚会活动,在这个晚会上,参加的50多个网友在老K那富有感染力和煽动性的主持下而欢欣雀跃,歌声掌声响成一片,人们在酒精的刺激下踏着凌乱的脚步舞在一起,不用知道你是谁,不管你从哪里来,不再感到陌生,从不熟悉到熟悉,从虚拟到现实,就这样坐在长凳上手挽着手,扭动着身躯,用屁股跳完了一曲又一曲。一位叫格子布得女ID激动得热泪盈眶地连说太好玩了太快乐了太感动了!那场景回想起来就像发生在昨天。  
 
老K是鸟人,常常在城市与城市间的森林中穿梭似地飞来飞去。老K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他曾飞去过南昌见过四海为家,也飞去过四川见过温静,然而更多的时候,他是为了见女网友。  
 
关于老K的网恋,曾经在中年版写帖的四海为家有过这样详细记叙:  
 
老K的网恋,始于公元2002年秋的一个秋高气爽的晚上,K嫂去了麻协,电视又不好看。老K百无聊赖地坐到电脑前。  
在QQ上注册了一个“寂寞中年”的名字。  
一个叫做“兰心惠质”的湖南MM闯进了老K的视野。以下是他们的对话:  
我去过湖南,那里的牛肉粉挺好的。  
下次你再来,我请你吃。  
我不要牛肉粉。  
那你要什么?  
我想要人陪我,你要送就送我一个绣球吧。  
你想得美。你没有见过我,怎么会喜欢我?  
我喜欢你的名字。兰心惠质的女人不会去迷恋麻将。  
……  
你怎么这么久不说话?  
对不起,我接了一个电话。  
让我等了这么久,你要补偿我。  
怎么补偿?  
就送我一个香吻吧!  
哈哈哈哈,你坏哦!  
女人的话,有时候要反过来听。兰心惠质的回复,让老K美滋滋的。  
兰心惠质的开朗,给老K留下深刻印象。想象着兰心惠质的灿烂笑容,老K不禁怦然心动。从此,老K有了一份牵挂,不仅不反对K嫂参加麻将协会的活动,而且还巴不得麻将协会天天活动。  
因为有了兰心惠质,老K的心情变得晴朗。他觉得遇到了贵人。  
老K给兰心惠质起了一个昵称:兰贵人。  
老K看见了兰贵人从网上传来的照片,眉清目秀,长着一双动人的大眼睛。搞得老K精神恍惚,经常彻夜难眠。  
经过N次热聊,老K生出一种要一睹芳容的强烈冲动。他决意要去长沙。他对K嫂说,单位组织去湖南瞻仰红太阳的故居。K嫂也很高兴,因为这样麻将协会的活动更加方便。当老K踏上北行的客车时,有一种冲出围城的快感。他觉得这就像一次“秋收起义”。此刻,老K觉得,车上放送的《浏阳河》、《农友歌》等老歌格外亲切,看着那些身穿土布衫、扎着包头的湖南老乡也格外顺眼。  
安抵长沙,已是夜色微茫。走出车站不远,一个孩子迎面而来。  
“大叔:行行好吧,我妈生病了,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给一点吧”。  
老K平时就是比较富有爱心的人,此时想到兰贵人,一股豪气上涌,掏出钱包就给了20元。还没有走出50米,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拦住老K,问长途汽车站怎么走。老K很热心地指给她们方向。女孩似乎还是不明白。老K便从包里拿出纸笔,把路线画给她们看。  
老K继续前行,路过一个花店,忽然觉得应该买一束玫瑰,以增加一份浪漫。等到掏钱时,发现钱包没有了。老K这才回味过来,那两个女孩不是要问路,而是惦记他的钱包。  
没有了钱包,老K如何去见兰贵人?  
约会的地点是潇湘宾馆。老K健步如飞,跑出一身臭汗。可是眼看还是已经来不及。情急之下,老K拨通了兰贵人的手机。  
兰贵人说,你打车过来,我在这里等你。  
车开进宾馆大门,兰贵人已经在门厅前等候。看见老K打开车门,赶紧迎过去付车钱。  
经过精心打扮的兰贵人,容光焕发,光彩照人。比在照片里面显得更加年轻、白皙,更加妩媚动人。此时的老K,由于囊中羞涩,有点英雄气短,目光游离着,不敢正视,胡乱答应着兰贵人的问候说,你好,你好。遂跟着兰贵人走到总台。身份证也和钱包一起丢了,兰贵人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老K看见了身份证上的名字和年龄:兰淑芳,1970年3月22日出生。比老K整整小了一轮。  
进了房间,老K放下行李,就搂住了兰贵人。兰贵人含羞转过脸去,说,门还没有栓上呢。这使老K更加冲动,回身扣住门,将兰贵人一把按到在床上,一阵狂吻……  
欢愉过后,老K动情地抚摸着兰贵人的光洁柔润的脸颊,端详着她的容貌,她的表情,心里有说不出怜爱。说,兰妹,你真好。  
兰贵人坐起来,一边整理有些凌乱的头发,一边说,你还没有吃饭呢,走,我带你吃海鲜去。  
老K心想,如果不是钱包丢了,就是吃熊掌羽翅我也敢去。可是今天让女人掏钱,我老K太没有面子了。于是说,出去容易碰到你的熟人,这样对你不好。还是打电话让餐厅送一碗牛肉粉吧。他知道,一碗牛肉粉只要三块钱。  
此刻的老K,完全沉醉在爱河里。兰妹的一笑一颦,兰妹的每一寸肌肤,兰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都让老K依恋、痴迷。是夜,激情如潮。  
老K疲惫不堪,酣然沉睡。兰贵人依偎在老K的臂弯里,深情地注视着熟睡的老K,看着老K英俊的面孔和脸上幸福的表情,心里也泛起一阵涟漪。心想,这男人再大也像孩子,吃饱了喝足了,就睡得这样香甜。  
兰妹忍不住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老K的脸庞,老K也迷迷糊糊地回应着,嘴里不停的轻声呼唤:兰妹,兰妹......  
惜别的时候到了。兰贵人把老K送到车站。老K想不让她送。兰贵人说,不行,我不在的时候,你见了年轻的妹子又犯晕,再把你的盘缠偷了你怎么回去。  
老K巴巴地从窗口看着兰贵人。兰贵人泪如泉涌,令老K不忍再看。班车启动,老K的手机响了,屏幕上一行字:K哥,别忘了秋收起义,别忘了你的兰妹,兰妹每时每刻都在牵挂你!我会去贵州看你的!  
老K回家后, K嫂依然迷恋麻将。老K依旧天天上网,情意缠绵地和他的兰妹相见。  
兰妹不在网上的时候,老K有时候也和别的MM随意聊一聊。由于老K的睿智、幽默,一个贵州遵义的MM春雨,对老K产生了好感。  
于是有了以下一段对话: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可是婚姻法不允许。  
我又不要你娶我,婚姻法管不着的。  
这样不好,我老了,聊天还可以,但是不能有什么想法的。  
为什么?  
不是你的魅力不够,也不是我的觉悟高,而是老婆不答应(其实不仅老婆不答应,兰妹也不答应)。  
后来,老K对春雨讲了他和兰妹的故事。  
春雨说,一般网恋的寿命不超过三个月。我可以等你。既然可以有“秋收起义”,为什么不可以有“遵义会议”?  
老K说,难道你想让我“长征”吗?  
春雨说,不是“长征”,是“走婚”。  
 
这就是老K,一个多情多义的老K,一个成天在城市与成市间飞来飞去的老K。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社区的那些人和事(5):精美的尸体和鬼故事

下一篇:《恋爱中的城市》:看尽天下缤纷爱,游遍世间多情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