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小哥的幸福生活

2018-01-27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翻阅朋友圈时,又见小嫂子晒着她与小哥的幸福照片,这些秀恩爱的照片下是众多的亲戚朋友的点赞和评论,从那些评语里,全都是羡慕与嫉妒。想想也是羡慕呀,小哥小嫂子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结婚也20多年了,儿子都快结婚了,你看他俩还经常秀恩爱,怎能不羡煞旁人?

其实,小哥的情路是坎坷的。小哥20那一年有媒婆来提亲,说的那姑娘倒是长得漂亮,但是女方家的父母及其反对,嫌弃我们家穷,但那姑娘铁了心要嫁给小哥,就偷偷的跟小哥约会。最后,她们家知道了这件事就把姑娘关了起来,不让她与小哥来往,但这姑娘性子烈就喝了农药。

这件事后,小哥的心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渊,他的心里有内疚有自责,但更多的是心疼,那姑娘对他的深情可是用命换来的呀。

接下来的日子里,小哥象奴隶一样为姑娘家做工,没日没夜的拼命干活。小哥想以此来减轻压在心里的情债,所以拼着命来赎罪。他的真情他的执念终于打动了姑娘一家,最后,姑娘的父母认了他当干儿子,极力劝他重新来过,去找寻他新的终身伴侣。

小哥哪里还有这份心情,每天都是愁眉苦脸的,只知道埋头苦干,整天跟没有心没有魂一样。小哥这模样把老妈担心得不得了,每到晚上都偷偷的抹泪。

时间一天天一年年的过去了,当年那个风华正茂的俊美少年,如今却变成了一个干瘦的小老头儿一样,又黑又瘦。本来家里的条件都很差,再加上小哥遭遇过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哪里还有好的姑娘青睐他?如今都快25了,当年的好小伙一般都在23前就成家了,可是小哥这样子怎么说亲呢?老妈拉过小哥的手说:“四儿,你的命真苦哟,我这当妈的没本事,没给你娶上亲,场里与你同年纪的后生都成家了,有的娃都可以上幼儿园了,可是你连个媳妇也没有。”老妈说着说着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小哥心里难过极了,想着自己这么大了还要老妈操心,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哎!本打算这辈子就守着老爸老妈过算了,没想到自己越长大越成为了老妈的一块心病。小哥叹了一口气,望着苍穹发誓,不管生活给予他如何的艰辛,都要强迫自己振作起来,为爸妈而活。就算找个瞎眼跛脚满脸大麻子的姑娘也成个家,此生不再奢望爱情,只为不让老妈再为之流泪了。

终于有一个媒人来说媒,介绍的姑娘也是老大不小了,只比小哥小一岁,但这姑娘的娘家比较富余,刚见面时就看见这姑娘手上戴了一块手表。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里,我们家哪里买得起手表呢?

这姑娘在小哥面前一直摆着一副傲慢的样子,小哥去她家也不招呼坐更不招呼吃喝,来就来走就走。小哥心里并不计较,因为那颗心早就死了,没有指望再能收获爱情。突然有一次听见那姑娘跟闺蜜聊天,只见她不无傲娇的说:“哼,我才没看上他呢,先备着呗,要是和林没戏了再找他,有备无患,哈哈哈。”

小哥一听这话,那稍有一点生气的心又掉落进深谷里了,他径直走向那姑娘,严肃的说道:“大小姐,我虽然穷,但我也有骨气,这辈子我宁可单身也不当你的备胎。你还是全心全意的去守着你的林屠夫吧,嫁给他不光有钱花,每天还有吃不完的肉。”说完扬长而去。

火里烤着油里煎着的日子还在一天天的继续,小哥的心已经死了,月下老人虽然光顾了他,但也让他承受了万劫不复的痛苦折磨。

回到家里,小哥找老爸老妈说想出去闯一闯,爸妈也看出了小哥的难过,但这些年里,老爸老妈又何偿不是一样承受着小哥的痛苦呢?知道再劝小哥也没有什么用,就同意了小哥的决定。

小哥带着家里仅有的60元钱就去了珠海,跟着村里的班头做了一名泥瓦匠。在珠海的日子里,小哥在也不是以前的小哥了,他自暴自弃,挣多少用多少。学会了抽烟喝酒,更可怕的还学会了耍钱,每到过年时就两手空空。这样颓废的光景过了近两年。

这两年后,小哥的人生迎来了凤凰涅般的重生,阳光灿烂的日子又重新回到了小哥的身上。

小哥的手艺还是很精湛的,由室外装修转换成了室内装修,也是在一次两次的装修合作中认识了一位可爱的鱼儿姑娘。这位姑娘比小哥小好几岁,虽然说不上漂亮,但人很可爱,待人亲切。鱼儿皮肤白晰,如苹果一样的脸庞上长着一双笑起来就眯着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说起话来像百灵鸟儿一样,一听就让人开心。最难能可贵的是,鱼儿的身高与1米76的小哥的身高很配。

小哥第一次给鱼儿装修店面是由熟人介绍的,小哥与鱼儿商议价格时就报了一个多出好多的价钱,小哥以为鱼儿会砍价,心里想着让其慢慢砍呗。谁知这鱼儿姑娘一分都没砍,装修好后,小哥结了帐,老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时不时的去鱼儿的柜台边坐坐,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就帮一把。这样一来二去的,小哥就与鱼儿熟悉了,他们聊天南海北的事,也聊各自的身世。他们俩毫无保留的说出了自己的一切,也就是说各自交了一个底吧。

接下来的日子里,小哥陷进了鱼儿的世界里难以自拔,但他不敢向心爱的姑娘表白,生怕自己又伤害了这位无辜的人儿。其实,鱼儿的心里也是喜欢小哥的,她作为一个女生,她期待小哥先开口表白。

小哥所经历的坎坷在夜深人静的时侯还让他痛彻心扉,他多想能一生一世的守护这个可爱的人儿,多想与她朝夕相对,多想为她遮风挡雨。

经过深思熟虑,也经过万般相思与煎熬。每个静寂的夜,小哥的脑海里全是鱼儿的影子,无数次的梦里,他都梦见带着心爱的鱼儿去河里捉鱼。梦见鱼儿用她温润嫩白的手儿为他擦汗,梦见用自行车载着鱼儿去赶集,梦见带着鱼儿去古城里看流星......小哥察觉自己好象患了相思病,终于鼓起勇气,试探着靠近他心爱的鱼儿。

第一次,小哥帮着鱼儿忙完了柜台的事情,因柜台里全是几位姑娘,又听说那天有台风,小哥义不容辞的选择了护送鱼儿回家。七八级的大风把鱼儿吹得东倒西歪的,小哥条件反射般的扶着鱼儿,可是鱼儿却一下子挣脱开了,转向了另一边。再后来快送至鱼儿所住的小区时,鱼儿竞然开口示意小哥快回家,原本以为大家都这么熟了,鱼儿会在这么大风大雨的天气里招呼小哥进去坐坐的。

回到住处的小哥又一次被伤得体无完肤,他分明从鱼儿的眼神里看出了对他的爱意,为何今天又如此对我?难道鱼儿一点点都不曾喜欢我吗?是我高攀吗?小哥一次又一次的问自己。小哥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再去招惹鱼儿了,她是位好姑娘,我不能给她幸福。但每次有空余时间,小哥的双腿又不听使唤了,一次又一次地去看鱼儿,有时侯是远远的看一眼她就足够了。

其实,鱼儿姑娘的心里是有小哥的,但凡遇上做了好吃的,她都记得小哥,哪怕是一点点也端去给小哥吃。小哥小心翼翼的维系着他的爱,生怕不恰当会吓走鱼儿。

小哥的最好时机还是来临了,那次放长假,刚好和鱼儿在一起看烟花。小哥看见站在他前面的鱼儿,眼前璀璨炫丽的烟花让鱼儿看得忘乎所以,小哥担心后面的人群挤压着她,就默默的撑起手臂为鱼儿挡住后面的人群。虽然是在看烟花,可是小哥醉翁之意不在酒,别人在看烟花,他却在看鱼儿。最后,小哥试探着抠抠鱼儿的手心,鱼儿回过头来看了看,羞涩的莞尔一笑,轻轻的捏捏小哥的手指。这轻轻的一回应,小哥像触电一样,一股从心底涌起的暖流瞬间让他融化了。当时的小哥好想对着这黑压压的人群宣布‘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小哥与鱼儿终于走到了一起了,鱼儿特地带着小哥回老家让她的爸妈过目,二老虽然表示要嫁去外省有点担心,但看小哥人很实诚,也就同意了。

小哥为了鱼儿也真是尽了全力,不光是改了耍钱的臭毛病,当他偶尔一次在鱼儿面前抽了烟,被烟呛得皱了皱眉头的鱼儿虽然没说讨厌抽烟的男人,但小哥毅然绝然的戒了烟,与此同时也戒了酒,还戒了那些社会上的烂朋友。

记得小哥带鱼儿回家时的情景,那是一个大雪给飞的隆冬腊月,快过年了,庄户人家也闲了下来,爸妈早早的张落着新姑娘进门的事宜。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回了小哥领着鱼儿姑娘回家了,看着冻得小脸红朴朴的鱼儿,老妈心疼的招呼我打热水给鱼儿洗脸,我转身进屋倒水端出来时,小哥居然接过来用手试试冷热,然后才爱怜的给鱼儿洗。特别是晚上,鱼儿姑娘与一家子坐在一起看电视,小哥一会儿问要不要吃瓜子儿,一会儿问要不要喝水,一会儿问要不要吃水果,过不了几分钟又问冷不冷?每次都见鱼儿含情脉脉的回应‘不要’‘不冷’。但小哥还是不放心,脱下自己的大衣为鱼儿披上。老妈实在看不下去了,心疼小哥,就说:“四儿,这大雪天的,你把衣服脱了不冷呀,重新拿件外套给鱼儿吧。哪晓得小哥却说:“我穿这件吧,我刚刚脱下来的衣服不会冷冰冰的,我担心鱼儿冷呀。”哎呀呀,好肉麻哟,这小哥真是的,为何一下子成了一个宠妻狂魔了。

晚上要睡觉了,老妈拉我在一边商议:“你小哥这般对待鱼儿,是不是他们在外面住一起了?今晚是不是要安排他们的房间?”我们正踌躇满怀呢,小哥跑过来问我们在说什么?老妈就把刚刚的想法跟小哥说了,小哥一下子严肃起来:“什么?我们没有呀,我是疼鱼儿,也很想与她同床共枕,但我舍不得,我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许诺给她一切。结婚了才能在一起,我要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现在住一起不合适。”

说到这还有一个插曲,小哥带着鱼儿去买菜,在菜市场遇见了小哥的前任,就是那位拿他当备胎的女人。只见她背上背着一个娃,肚子里还有一个,挺着大肚子与丈夫一起卖猪肉呢。小哥见着她就拉着鱼儿避开,哪晓得那女人冲过来拦住小哥,很不屑的挑挑眉毛打量着鱼儿:“切,在哪骗回来一个小妞呀?长得不赖呀,估计这小姑娘不知道你的底细吧?哼!”

小哥把鱼儿拉到背后,转身对这个女人说:“没想到过了几年了,你还是这么尖酸刻薄,你别总是这么狗眼看人低,你以为除了你我这辈子就得成为光棍吗?请别总是用一种俯瞰的姿态看别人,你很优越吗?不管你家有多富,我也不会仰视你!至于我的鱼儿,你不可以轻视她,她是我的珍宝。虽然我们没有你富有,但我们一定过得比你幸福。鱼儿可以陪我君临天下,也可以陪我东山再起,她比你好!”

后来,小哥和鱼儿结婚了,鱼儿自然就成了我的小嫂子。婚后的小哥生活一年比一年好,买了大房子,鱼儿也跟着小哥走南闯北,走到哪都看见小哥牵着小嫂子的手。偶尔小哥去外地做工程,那些浪漫的情话也是爱意绵绵。那张压在小嫂子写字台玻璃底下的纸条,是小哥的字迹,上面写着:“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影风。”

如今,依然能见着小哥领着小嫂子爬山,看海,在公园里散步,不管是在人前还是在人后,都能见他们十指相扣。现在侄子都长成大小伙了,小哥和小嫂子还是依然如故,侄子坏坏的笑看着爸妈说:“我的老爸老妈好腻歪哟!”

虽然年过半百了,小嫂子依然如少女一样天真烂漫,她不爱麻将爱文字,闲暇时,她就静静的看书写字泡茶种花,小嫂子唯一不足的就是不会做饭,但偶尔做一顿饭,小哥跟侄子都违心的夸奖说好吃。她胡乱写出来的文字还一遍又一遍的读给小哥听,每次听完,小哥就摸摸小嫂子的头说:“我真幸福呀,我的鱼儿是位大才女!”真不知道每次逼着小哥听她的文字是不是一种受罪?

小嫂子看起来长得高高大大的,但在小哥面前撒娇那模样真是娇滴滴的。不管小嫂子遇到一丁点的小困难,小哥总是温柔的说:“鱼儿,不要生气了,有老公在,不怕。”

那些与小哥一块儿长大的哥们兄弟,每次见到小哥都打趣他:“你这小子好福气哟,又会挣钱又有一个好老婆,小日子过得真不错呀!”每每听见兄弟们的夸赞,小哥就笑得一脸灿烂。小哥常常感慨的凝望着小嫂子说:“感谢你,我的鱼儿,你真是我的福娃!老公爱你!”

小哥和小嫂子由原来的一无所有拥有了现在富足的生活,看着她们恩爱的小日子,我由衷的祝愿他们幸福永远,爱情更加甜蜜!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