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情人节后,我们只是朋友

2018-03-08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相识不需要理由,只需要一个美丽的邂逅,而分手则各有各的理由,甚至于不是理由的理由。分手的理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时候,你已失去了她。 万幸的是我们还是朋友! ————亮子

A

2月13日20时35分,亮子和所长正在询问着一名嫌疑人时,接到莹的电话:

“还没有完工吗?”

“嗯!在忙着!一会儿忙完给你电话”挂了电话后,亮子继续心无旁骛地敲打键盘做着记录。那是一宗发生在亮子管辖社区的斗殴事情,一对同村叔侄因房屋前的排水沟问题发生了斗殴。其时,询问的人就是动手打人的一方。

“刚才是女朋友吧?快点复一个电话吧!”审讯完毕后,所长笑了笑地说。

“嗯!今天来了几个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县城。”亮子淡淡地笑着回答,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甜蜜。

思考一会儿,所长点燃了一支烟后说:

“嗯!你也有很多天没有回家了,争取明天搞好这宗案子,让你早点回家过春节吧。”

躺在宿舍的床上,亮子甜蜜地想着刚才和莹煲电话时的温馨情景,惬意得很!

明天2月14日是西方浪漫的情人节,也刚好是中国传统节日大年初一。亮子已在电话里向莹承诺会将一整夜的时间都交给她,过一个浪漫的情人节及温馨的春节。莹说她们全家将会在2月15日早上坐车去五百里外婆家探亲。满打满算,亮子所说的一整夜也只不过几个小时而已。

过情人节,玫瑰花是必不可少的,亮子早几天已买回了一个精致的小花盆,将自己在派出所车库的花圃里种下玫瑰花移植到花盆里了。亮子希望自己与莹的爱情像花盆里的玫瑰花一样,可以长久地生长下去,而不是过几天就枯萎了。

放在亮子床头下的玫瑰花正在含苞欲放,如像亮子的爱情一样!

亮子有信心会令莹过一个永世难忘的情人节。

B

在亮子的眼中自己与莹的相识、相爱是很有一点戏剧性的。

去年的时候,亮子还在县城巡警队工作。那天,他和同事正在巡逻时,接到110指挥中心指令,城东中学门前有人打架斗殴。当亮子和同事赶到现场时,只见到在城东中学门前有一名女教师刚好在地上扶起一名受了伤的学生。经了解得知,原来中学放学时,有几个社会青年来到校门前向该学生收保护费,由于该学生不从,便被他们殴打了,在警察来到之前,那几个社会青年已一哄而散了。

在送那名学生去医院治疗途中,亮子得知那名女老师叫莹,是城东中学教英语的老师。案件移交辖区派出所后,亮子他们就离开医院了。

之后,亮子每次和同事巡逻到城东中学附近时,就会想起莹。因为,那天亮子就发现莹与自己大学时的女朋友很相似。一样的长发披肩、一样的白衣胜雪、一样的肌肤如玉、一样的轻声细语,还有一样的瓜子脸形、一样的无眶眼镜。

在大学毕业时,因为想到两人工作的地方相隔千里,亮子与她理智地选择了分手,想起这些,亮子的心就会有点隐隐作痛,他知道自己与大学时的女朋友,像两条平行线一样再没有交集的机会了。

不久,亮子被调动到距离县城50多公里的乡镇派出所工作了。在紧张而忙碌的工作之余,亮子常常想起大学时的甜蜜爱情,当然也会偶尔想起那个与大学女朋友很相似的中学教师。

乡镇的夜生活单调得很,工作之余亮子就常常上网冲浪、与一些网友聊天。在亮子的眼中就算猫在聊天室里一声不吭,看着那些不停跳跃的、或粗或细的字体灵动地爬满在屏幕上,也是一件非常赏心悦目的事,最起码那一刻,他不觉得孤单!

有一段时间,在新浪聊天室里,亮子经常发现一个名叫莹火虫的人,也是经常猫在聊天室不怎么说话。只在别人搭讪时才淡淡回答几句,字里行间有一丝淡淡的惆怅。亮子知道这肯定也一个孤独的人,或者是一个身在异乡的游子,有着离乡的愁绪;或者是一个和恋人分手了的伤心人,有着失恋的伤感......

注意了很多晚,猜了很多次后,亮子终于忍不住地对莹火虫说:“寂寞是一曲孤独的歌,夜夜听歌,红了眼眶,瘦了纤身阿!”或许是亮子的俏皮话引起了莹火虫的关注。她回答了一句:“寂寞是一首伤感的诗,时时刻刻,无法排遣,疼在骨子里。”就这样,他们开始聊了起来,亮子很是知道一个孤独寂寞的人需要的是什么,因为他同样也是一个这样的人。于是,亮子用一些很俏皮的话和莹火虫聊天,亮子发现在给莹火虫引来欢乐时,自己也能得到一些欢愉!

就这样,两颗孤独的心在网络里相遇了。他们用十指欢快地敲打着健盘,让心灵在放飞、让思绪在交流、在碰撞、在融合。一行行充满灵气、充满睿智、充满欢乐的字陪伴他们渡过了一个个愉快的晚上。

在聊天室聊了几个晚上后,他们在QQ上将对方加为好友了。每到晚上,亮子总是第一时间将自己的QQ挂上线,静静地等候她上线。

聊了很多个晚上后,亮子一直在猜想这个充满灵性的莹火虫是一个怎样的人。偶然一次,他主动邀请对方使用视频聊天。接通后,亮子愕然地发现莹火虫竟然就是那名城东中学的女英语教师莹!

网络上飘渺的情感,在现实中有了一个宣泄的渠道后。很快他们就开始相爱了。

C

2月14日上午,亮子和同事小东迅速来到昨晚发生斗殴事件的村子里,继续开展调查取证。由于受害者只是轻微伤,而且临近春节,所长嘱咐亮子联同村干部一起做好双方工作,案件先进行调解。

当天下午17时,在民警和村干部的努力下,斗殴双方在村委会办公室正式签署了调解协议书后。亮子们婉拒了双方当事人和村干部一起吃年晚饭的邀请,驾车回到派出所里收拾好行李,打算搭尾班车回县城过春节。

怎料,当亮子拿着行李下到派出所大厅时,所里的紧急召集铃却突然响了起来,亮子稍为犹豫了一下,就立即放下行李跑去装备室集中。

其时,所里的同事正整装待发,所长见到亮子过来就匆忙地说:“110传来紧急指令,要求我们立即到辖区两入口路段设卡拦截一辆可疑车辆。正好我和你、小东一组到东面路口设卡拦截,教导员和小李、老马到南面路口设卡拦截。立即出发”。

所长一边开车一边歉意地对亮子说“唉!看来又要累你明天才能回去了,”接着又唠叨说:“唉!局里面也人手紧张啊!整整八万多人、200多平方公里的辖区,怎么可能只有6个民警哩,我打了几次报告上去要求增加警力。。。。。。”

正在懊恼的亮子一听到所长又老生常谈地说起警力问题,连忙打断地问:“现在是什么案件?”

“听说是邻镇西界辖区有两名歹徒因收不了赌债,将一名事主劫持了正往我们辖区方向逃逸,西界派出所已有人在追捕中,我们的任务就是守在西界通往我们辖区的两个路口将嫌疑人拦截下来。”小东不等所长回答就抢着说。

到东面路口后,亮子等三人立即将拦路用的路障摆弄好,就投入紧张的工作中。

“你们注意看好呀!嫌疑车辆是白色本田,车牌尾数是134,前面号码不详,拦截类似的车辆时要注意安全呀!”所长又唠叨地说。

“所长,你老已说N次了,我们知道了,倒是你年老体弱,注意不要扭伤腰骨呀!免得嫂夫人埋怨我们哩!”小东笑嘻嘻地回答。

二小时后,得知南面路口的设卡组已成功地将两嫌疑人抓获并移送给西界派出所了,亮子等三人才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到所里。

回到所里后,亮子立即拿起行动之前放在办公室里充电的手机,显示器上有三个未接来电记录,都是莹的号码。亮子马上给莹复一个电话,向她解释自己因工作要次日早上才能回去的事。沉默了少许,莹说:“我们才开始谈恋爱,你就失信于第一个情人节,以后我们还怎么过无数的情人节?我们还是分手吧!”说完后就挂电话了。之后,亮子打了很多电话给莹,可她总是不接。只回了一条信息:我发觉我们只适合做网友或普通朋友,不可以做恋人!

吃饭期间,小东见亮闷闷不乐的样子关切地问:

“亮子,为何这么不开心?”

“唉!没有人认为失恋是件快乐的事情,除非他是疯子或尼采,尼采不是疯子,他只不过失恋次数多罢了。而我本来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第二次恋爱在情人节失恋了。”

“怎么啦?因为赶不到情人节陪她?”

“相识不需要理由,只需要一个美丽的邂逅,而分手则各有各的理由,甚至于不是理由的理由。分手的理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时候,你已失去了她。万幸的是我们还是朋友!”亮子像尼采一样地苦笑着说。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回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