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临秋,矫情一刻

2018-03-10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马上就要回学校了,她问我心情如何,激动吗?我说,心情很平淡,不存在任何泛起的涟漪,只是回去完成一个任务而已,来去匆匆,我已经是母校的“过客”了。

她说我这个时候应该主动去联络同学,好在碰面时可以有着寒暄客套的话题。我说,你知道的,我不是那么会做人的人,不是那个会拢络人心的人,反之,我是那个“一根筋”的人,一个倔强又作死的人,不近人情才是真材实料的我,无任何添油加醋的成分。

东西各奔,南辕北辙两地,都在等着对方先主动联系。有一种默契是你不说、我不问,然后我们就真的陌生了。这个时候别再给我灌输什么真正的朋友不见得要联系、要相信细水长流之类纸上谈兵的道理。是的,我变了,变得现实了,变得肤浅了,变得你都后悔我们的故事曾有过交集了。

她问我,偶遇昨日熟悉的所谓友人,心情五味杂陈吗?我说不会。在时间长河的洗礼下,谁又会有多百般聊赖整日去回忆过去呢?明知道那梦不真实,梦只是来与你打个照面,你又何必念念不忘,祭奠纯真时代的小美好呢?来日方长,兜兜转转,不变的,只有自己勿忘初心的模样。

为什么读书时代会被安利那么多的要珍惜同学情谊,以后走上了工作岗位,同事之间与利益有了瓜葛,那时候的友谊充满了商业气息,变的不是那样纯真了。耳孺目染下,潜移默化中,我们对未知的事情充满了恐惧,我觉得这是一件悲催的事情,却又因为一生经历经验都有限,太多时候的道理要借助他人之口,好成全那句“让你少走弯路”的约定俗成的话。

能随遇而安那是个性里的闪光点,遇到后来环境不错的工作,那是宿命。如今不是委曲求全觉得如今的工作环境可以知足常乐,而是确实不错,甚至有觉得比在校园更温暖。

文字畅所欲言的表达是否也是一种哗众取宠的把戏?我说对于文字是乐此不疲的态度,没有一个听众、没有一个观众也继续笔耕不辍,你质疑我是不是傻执着,我答,有些事情不必拆穿,有所谓信仰挺好,哪怕那是以自我为中心,以自私画圆。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李三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