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离家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

2018-04-03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大年初六的下午,提着一个大的行李箱、被塞的满满当当的行李袋,里面装有咖啡、饼干、甚至老妈蒸的馒头、晾干的香肠,一根一根切开成椭圆形被整整齐齐的安放在盒子里。

汽车开的一刹那,老妈一遍遍检查我的行李,叮嘱我带去的大大小小的食物要吃完,经常要给家里打电话。走在车上,车一公里一公里驶远,老爸老妈依旧现在门口,我转过头,一遍遍招手说再见。

原来,离家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

刚从苏州回家那一阵子,特别不适应家里的天气,太过寒冷,好像要把人的身体由内而外的逼出冷气。

在家躺了整整两天,电热毯整天在床上发热,说实话,开头回来的几天就真想逃回苏州。

不过家终归是家,即使离家在外上学,气息逐渐淡忘,还是会慢慢的回到你的身边,一点点的包裹着你,浸染着你。

老妈做的红烧猪蹄汤汁醇厚有黏性,猪蹄被烹饪得香而不腻,我还是一次能吃好几大块,吃的油光满面;酸菜鱼依旧用大盆满满当当装满,绿色的葱花,一块块的鱼片切成片状,厚厚的一层铺在上面,酸菜薄薄的围着一圈,热气中腾现出一片片喜气;白菜豆腐永远看着那么素净,家里菜园里中的白菜吃在嘴里都有泥土的味道,又新鲜有娇嫩;炸黄金藕片端上桌,满桌的藕香,外边金黄欲滴,鲜嫩的藕片中间铺着薄薄的一层细肉,用面裹着放在油锅里,不出几分钟,满厨房的香气……

老妈永远是那个能够让不起眼的食材秒变成美味佳肴的大厨,老妈的味道溢在食物里,而食物征服了味蕾,拴住了一颗安家的心。

渐渐地,适应了家里的气候,一种久违的感觉也开始出现,随着新年的结束,竟有一些对家的不舍。一直以为在外上学这些年,恋家少了,才发现只是被克制着,其实恋家的女儿依旧还是当初的那个孩子。

离家前天的晚上,失眠。家里七八点就几乎一片寂静,躺在床上仔细听,还会听到风吹树叶的飒飒声,邻家的小狗时不时的汪汪声,以及偶尔的小猫寻欢的呜呜声,下雨时窗外滴答滴答的雨声,隐隐约约,忽近忽远好像就在耳边。

躺在温暖的被窝里,真切的意识到对家的留恋,头脑经不住的胡思乱想,“要是永远都在家多好,永远都这样舒舒服服的”,“真想在家多待些日子”……

可能意识到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可能回家了,竟第一次出乎意料的整晚和老妈待在一起聊天,我帮她敷面膜,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做,她怕冷,用热水温了敷在脸上,一边抱怨着麻烦,一边喜滋滋的问老爸皮肤是不是变好了。

我骗她说一张面膜5块钱,她说那之后可以替我买一些,其实不知道,那张面膜是20元一张,她像个第一次吃到糖果的孩子开心地炫耀着自己的皮肤。

鼻子很酸,有多久我没有这样好好的、耐心的和老妈静下心来聊天,相处了。这个满脸皱纹,皮肤黝黑的女人曾经也是像我一样的爱美的少女。

她说自己白头发太多了,特地去染了头发,因为过年后要替老弟去报名;她说这个面膜效果真好也不怎么贵,以后你买的话替我买几张……

不说话,只是觉得这样的她令我心疼,好像第一次我真真切切的作为她的女儿,第一次去那么近距离的了解她。

头发染上了白丝,细密的皱纹一条条密布在脸上,黝黑的皮肤使原本就不光泽的脸蛋愈加衬托出苍老,当初的细瘦身材已赘肉缠身。

过去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抱怨过这个女人,抱怨她的偏心,抱怨她的坏脾气,抱怨她的自私,抱怨她的咄咄逼人……

面对她日渐老去的容颜,竟开不了口说一些狠心的话,甚至有那么一刹那会不忍心看她,因为心会颤抖,鼻子会酸涩,因为作为女儿的我还不会隐藏自己的泪水,因为大半生为母子这样的煽情会让人显得不知所措。

我开始承认,每一次归家,每一次离家都是一次次内心的挣扎,恋母有之,埋怨亦有,一边感到羞愧,一边感到无奈……

我用大半年的时间疗伤,大半年的时间自己和自己对话,一次次原谅,一次尝试着与她换位思考,在日记里一次次写下了不曾裸露的、黑暗的、抑郁的声音:

“我常常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有时极度悲沉,好像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看不见剥开乌云的那一刹那,我被困在寂凉又空洞的深渊,以秒速下沉,被全世界抛弃”

“我对朋友说“亲爱的,我可能得了抑郁症”,想象自己一寸寸往下沉落,一点点的窒息”……

一页一页这样无助到极致的声音被一笔笔刻在纸上,好像心上的裂口就会痊愈。

可是她终究是我的母亲,她终究有她的无奈与心酸,她也是第一次为人母为人妻,她始终是我小时候一直一直相拥着才能安心入眠的妈妈。

当内心开始一点点释然,或者说其实我在一点点的坚强,坚强到一定的范围里无所畏惧,我成全了自己成为那个可爱的女儿。

至此,离家变成一件需要勇气的事。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冰花暖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