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玫儿(小说)第四章第五章

2018-04-09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玫儿(小说)续

第四章

终于有机会把玫儿介绍给总经理啦。

专门负责要这笔帐的副经理老谭又找我商量要账的事,我顺势把玫儿提了出来。这种构思我决不会主动找老谭说,太主动会让人觉得你人太聪明,是事先算计好的,从中落了什么好处似的。

“老谭,我倒是有个想法,我认识一位记者,能不能让他帮帮忙?"我试探着问。

“记者怎么帮忙?”

“不还账,用舆论报道威胁他们,那么大的单位肯定怕上报说它赖账。”

“那倒是。那记者叫啥,有那麽大能力吗?”

“她叫玫儿,是个女的,听说她认识中央新闻社主编,那可是知名人士,说谁谁怕。”

“你尽快约她来谈谈,看她有啥条件。惊动报界,有必要给老总汇报一下。”

“好的,我马上联系她。”我出了副经理室便给玫儿打电话,告诉她头找她面谈,我们内部要账是按百分之十提成,她的掌握在这个范围之内才有希望合作。

然后我立马给老谭回话,记者同意了,要我们定时间。老谭又马上给老总打电话汇报,老总同意晚上约记者吃饭,谈论此事。

现在人都习惯了在饭桌上谈工作,边吃边谈,气氛融洽,容易谈成;也避免了晚上呆在家里的无聊。不知道有多少男同胞们这样认为,至少我喜欢下班后找个饭局吃喝谈笑,尽性后乘醉回家,不等老婆嗦完,就酣然入睡。

晚上秋风稍凉,玫儿穿了一件黑色长风衣,我在饭店门口迎接她,老远就看见她飘逸地走过来,不由暗自称赞,有品位的女人,透着才干与自信。

玫儿入屋后脱去风衣,环顾大家,点头微笑,然后轻轻落座。她精心地画了妆,粉红的嘴唇,翘翘的鼻子,特别是眼睛,在微微弯曲的眉毛下,淡淡的黛青色眼影,长睫毛,黑葡萄一样的眼珠含在里面顾盼留恋,似乎含情脉脉,让人浮想联翩。

秋月本是明净美丽的,此刻被城市的灯红酒绿掩没了光辉,空挂在屋外的天空,无人理会,玫儿的眉目堪比秋月。

老总叫了办公室李主任来应酬,李主任是位女士,年芳五八,听说是老总的相好。听说而已。单位里类似这样谁跟谁相好的传言很多,也不必相信。没有传言的男人倒经常被大伙笑愚。比如我就是大家说的假正经,甚至女同志也这样开我玩笑。我只是谨慎一点。假正经也比弄个绯闻,让老婆吵闹强。老婆在我们公司也有几个熟人老乡啥的,有个风吹草动,消息还不得一路小跑就到她那儿了。不得不防。

第五章

玫儿落座后,我赶忙给李总介绍:“李总,这就是玫儿,记者。”

李总看着玫儿,喜咪咪地点头,连说你好你好。我又反过来给玫儿介绍,这是李经理,我们的头,这是老谭副经理,这是办公室李主任。玫儿站起身和他们一一握手,并温和地笑着说您好。她语气轻柔,礼貌得体,一看就知道很会应酬。

酒过三巡,大家话渐渐多起来。

李总举着酒杯对玫儿说:“玫儿,这次要账,全靠你了,相信你不会让大伙失望。我敬你一杯。”

玫儿笑道:“李总放心,别的事不敢说,这事我们最有经验,保证完成任务。不过,李总总不会让小妹空着手去找人办事吧。再说,如果事情顺利,李总会怎麽感谢我呢,我总得心里有个谱。”

李总放下酒杯笑起来:“果然爽快,明人不说暗话。要账的一切费用我包了,至于感谢,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玫儿微笑着看着李总,眼里有几分娇怯,“李总,大家都这麽熟了,我还提钱,真不好意思。不过,说到底你们是公家事,我也要靠这养家呀。我想,如果事成后你能拿要回账的5%作为给小妹的酬劳,小妹一定好好谢谢你,您同意吗?李哥。”

玫儿端起酒杯,举向李总,眼里充满了柔情和期待。

李总稍扭着头,微笑着,端详着玫儿,似乎要看透玫儿的双眼,少许,他端起桌上的酒杯,伸向玫儿的杯子,“来,玫儿,李哥答应你。干杯。”

玫儿没想到李总这麽痛快地答应了,瞬间喜红了脸,眼里的柔情笑意更浓,真如人面桃花恋春水,美不胜收。

“李哥痛快,干杯。”

玫儿一仰脖子,把一杯酒一干而净,脸色更加红润了。

“给玫儿倒酒。”李总指着玫儿的空杯,对李主任说。

李主任握住酒瓶,起身来给玫儿添了酒。

我看李主任的脸色似乎不太高兴,正心里说:“李总正高兴,你小心别惹着他。”谁知李主任不知走了那路神,她转身回座时,手一甩,把玫儿酒杯带翻了,酒洒了玫儿一身,玫儿赶快起身抖衣服,李主任一看,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拿了餐巾纸给玫儿擦。

这时就听见李总大吼:“干什麽吃的,李主任,就是这样招待客人的,你要眼干啥用,在这儿丢人现眼,笨到家了。回去坐着吧。”

李主任红着脸,勾着头,郁闷地回到座位。

玫儿看着李总发怒的脸,满眼诚恳地说:“李哥,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不要责怪李主任,谁都有出错的时候,她也不想这样,别为这点小事惹大家不高兴,这就算是今晚的小插曲吧。”

李总对玫儿笑了笑说:“好,好,听你的,听你的。”就不再看李主任了。

那一晚,我逮着李总的好酒没少喝。平时,同事几个吃饭,喝的酒都不会很贵,自己掏腰包,舍不得。每次为公事,喝的酒都很上档次,我自然不能便宜了谁,所以每次都喝多。临走时听见玫儿对我说要谢谢我,我醉熏熏地答应着,把他们都送上车,然后自己跌跌撞撞地回家了。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已经远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