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六十年代唯一的全家福让人心酸

2018-04-09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当我见到这张照片时,正是清明节。

在我去坟前祭拜父母时,他们已经离开我们十几、二十年了(父亲08年、母亲96年去逝)。

这张照片是妹妹保存的,从皱褶处可以看到岁月留下的痕迹。尽管五十年过去了,而刻在记忆里,仍然是清晰的。

准确的说,那是六十年代末留下的、唯一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我,应该只有七岁,妹妹五岁,都是虚岁。如果按照实际岁月计算,妹妹三岁,我六岁不到。

六岁,我记得很多事,而且,并不模糊。妹妹对那时候发生的事自然是不清楚的,但她保留了当时唯一的全家福,弥足珍贵。

我推算了,当年照这张照片时,母亲38岁,父亲42岁。无论是照片上的容颜,还是我记忆中的形象,她〈他〉们都显得不是那么年轻。

母亲很普通,嫁给父亲后没有几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父亲关进牛棚,母亲独自在家养育三个孩子,据说两男一女。在我出生前,哥哥、姐姐们都不幸病逝了,那段没有父亲在身边的日子,母亲是如何挺住的?这不是凭想像和语言来描述的。

我后来明白,我的母亲和父亲为什么显得不那么年轻,也不那么轻松。

汤沟这个古老的小镇,在我的童年既熟悉,又陌生。这大概与父母的命运有关。

我出生前就注入了一种恐惧的生活,直到我出生,这种恐恐不安的生活仍然像影子一样在我母亲周围。

母亲怕我像前面孩子一样,生在这里而夭折其中。所以,我出生在十里开外埠谋道外婆家里。

汤沟是我短暂的家,但并不是我快乐的地方。尽管感受不快乐,但记忆超出我所呆过的地方,这在我一生中难以解释的那段岁月。

文化大革“破四旧”着实吓坏了我,一群年轻人戴着红袖章,带着铁锤闯进我被母亲关的房间屋子,我惊恐地看着他们狂砸桌子、椅子和床(算是有些年头的桌、椅、床)。等母亲回来,第一反应是把我揽在怀里,流着泪。

也正是这些原因。不久后,父亲从工作的地方回来,带上我和妹妹去照相馆,我们不清楚这是我们在祖居的地方,以一张照片的形式作为告别……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玫儿(小说)第四章第五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