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爱情就是放过自己

2018-04-09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芳坐在肯德基二楼的一个角落里,安静的喝着一杯咖啡。阳光打在她脸上,很恬静,长长的头发散落下来,唯美极了。“你来啦。”芳看到我,微笑的打着招呼。“你来了很久了吗?”看着这个漂亮的姑娘,你根本想不到她身上的故事有多伤感。“没有,就几分钟。我帮你点了咖啡。”“你真细心。”“我等会儿还有事要回去,快点聊完哈。”

去年的时候,我逃难似的搬完家,晚上我喝着酒,大醉,看着屋子里一件件沾满对方气味的家俱,泪流满面。也好,也好,结束了便不再纠结,不再痛苦,你寻你的富贵,我找我的生活,从此各不相欠,永不相见。而如今,只要放手,什么都不在乎,就当做了一个梦,梦里大雨滂沱,淋湿了玫瑰,折断了花叶。

2016年新年。子青介绍一个男人给我认识。子青说:“介绍个男人给你 ,滋润下你。顺便帮你把儿养了。”我顿时脸红了:“老娘我天生丽质,需要男人滋润咩,笑话。”子青似笑非笑,略带戏虐的怼过来:“嗯嗯,你天生丽质。快点滚过来。”怎么样也是见男人是吧,收拾打扮一下,穿着一身合身的白色蕾丝裙,看起来很有风情的味道,我屁颠屁颠的去见了那个男人。嗯,一般,就是看起来脾气不错,还有,据说厨艺很好。刚好,老娘不会煮,只会吃。

男人叫胜。第一次肌肤相亲的时候,瞬间点燃了多年不曾激情澎湃的感觉。妈的,有点丢人。事后,哆哆嗦嗦的穿好衣服,胜说:“我不想要孩子,怕以后负担重。”我心里咯噔一下。也是,大家都有孩子,他又是个没工作的穷光蛋一个,哪里配再养孩子。不过刚上完床就如此直白,事前为何又不做措施呢?妈的,自私,只顾自己舒服。

我生日。天异常的寒冷,胜做了一桌饭菜。下班之后赶过去,子青还有男朋友早已等候。我坐上桌开始吃饭。子青说:“怎么样,我介绍的男人不错吧。”“嗯,不错”,想到我们天天滚床单的样子,不由得身体发热。吃完饭,胜捧出一捧花,“生日快乐”,那花异常的娇艳,很香。子青走后,我留下,又温存了一番,赶上末班车,捧着花,回了家。嗯,还有心知道送花。

几天后,胜发来戒指图片,胜说:“这几个戒指当中选 一个”。“干嘛要买戒指,你哪里来的钱?”“你别管,选一个,等我赚钱了,这些都是小东西。我有钱了给你买更好的。”我心里有点慌,“现在没钱,什么都不用买,留着钱用在关键的地方,等你有钱的时候,你买什么给我,我都不会客气。”我想胜是感动的,“我有钱了,一定给你买更好的。你相信我吗?”“嗯嗯,我相信。”我选了一个最简洁的款式,正如我的性格一样,只求简单,不要复杂。陆陆续续,胜又买了一把双层雨伞,一个背包。这两样东西深得我的喜爱。我简单的大脑,因为喜爱之物而更加简单起来,没来得及深究如此迅速的发展,是否是真心,是否是感情,是否只是缺个健康安全的伴侣。

又过了段时间,胜找我借钱。我是个穷光蛋,哪里有钱借。花收了,戒指收了,饭吃了,床上了,我想不出什么理由拒绝借钱。我挪用了公司的钱借给他,而后又向母亲拿钱借给他。母亲大怒:“借钱给这种人,你有一天会后悔的。”我被迷昏了头,坚信自己不会看象错人,指天发誓道:“他会对我好的,不要你管我。”我想我是真的缺个男人在身边安慰。八年来,第一次有一个男人专门下厨做饭给我吃,第一次有一个男人能够专程买东西给我,第一次有一个男人对我嘘寒问暖,太幸福了,狗日的幸福原来在我的脑海里就是如此的简单。

我决定与胜同居的时候,母亲狠狠的骂了我“你找不到男人吗?这种男人有什么好?”我低头不语。“你搬出去以后,以后不要哭着回来。”母亲态度坚决的阻止我离开。“我不会再回来,我肯定会过得好的。”我固执的装好简单的行李,头也不回的出了门,我知道自己这是在赌,无论输赢再也回不了头。我在与胜同住的屋子里,抱住胜说:“胜,我妈同我决裂了,我搬出来便再也回不去了。”胜拍着我的背轻声说道:“放心,我不会让你输,我会对你好的。”我哇的痛哭出声,路是自己走的,人是自己选的,以后的日子谁也不知道,你若不对我好,那我真的是穷途末路了。

子青闲时来找我聊天,子青问:“他对你好不好。”我如实回答:“好,但是他有点自私。”是的,尤其男人,一旦共同生活,似乎就是尘埃落定般,各种不良习性展现出来,不再考虑对方的感受,不再为对方多做一分让步。我的鞋子被无情的堆放在阳台,而他的鞋子一对对整齐的摆在鞋柜;热水器煤气没有了,我在生理期痛苦的冲着冷水,他却觉得冷水对身体好;我的衣服皱巴巴的压在收纳箱内,而他的衣服却一件件挂的整齐有序……生活在一起了,便不再你是你,我是我,可胜还停留在:我之前就是这样的。同居的生活就是这么鸡零狗碎,一地鸡毛。

胜一直没有工作,用他的话说,在等待大工程,等待一夜翻身,等待重回旧时高品质生活颠峰。我傻傻的坚守着他说过的,会对我好,一定会让我过上好日子。我很穷,穷得身上只有唯一的二十元钱,也不曾向胜要过一分零花钱。胜也穷,穷得卖掉房子过日子,那房款除了还去旧时的债务,还有余钱,但在我们的小日子里,没有见到过生活改善。胜天天对着一部手机哈哈笑着,所谓的机会,所谓的工作,在我看来丝毫没有鸟用。偶尔提起让他找工作的事,他说:“一来我年龄大了,不好找工作,二来,工作有眉目,有可能说走就走。”

我们在一起生活的几个月后,因为我儿子读书需要户口的问题,最终我定下来买一套房子,解决户口与读书。买房的时候,胜抢在前面爽快的预付了部分房款。我说:“这房子我自己买,我自己供,免得以后耽误你买房。我把钱还回给你。”“钱付都付了啊,名字也写了,以后一人供一半就好了啊。”“不,这房子我自己买,钱我还给你,这房子要用来解决读书与户口的问题,以后留给我儿子的。”我强烈要求要除去胜的名字,自己处理房产。胜是很会算计的,他知道,那名字写上去了之后便很难除名。正如他算计的一样,我得到了难以除名的回答。“一人供一半,且不得在我儿子上学期间将房子卖掉。”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是定局。“好,一人供一半”我以为这个回答是真实可信的,傻傻的相信着这个男人可以做到。

十月,意外迎来一个孩子。不,不是意外,天天滚床单,怎么可能是意外。发现这个孩子的时候,我刚找到新工作。早孕反应把我折腾的死去活来。胜脸上没有半点高兴,木然的看着我趴在马桶边吐得翻江倒海。他说,他不想要孩子。而我,刚买了房子,刚换了新工作,胜还在等他的机会,没有人可以照顾这个孩子,也没有人喜欢这个孩子。我的心痛到极点。胜实在太聪明,知道这一切是定局,他在等我帮他做决定拿掉孩子。孩子两个月的时候,在医院刷着他的卡拿掉了,他心疼着这笔费用,而我却痛苦的不能自己。晚上我听到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妈妈,不要不要我……我半夜坐起来,摇醒睡得像猪一样的胜,“你听,有孩子的哭声”,“哪里有,你神经病啊,快点睡吧。”我焦躁的情绪因为一句神经病彻底崩溃。是的,我神经病,拿掉孩子对你来说无所谓,可于我而言是万箭穿心的痛苦,并且痛苦还是我帮你做决定得来。

身体并未复原,我便回到工作岗位。白天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上班,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婴儿的哭声一遍一遍的冲击着我的脑神经。胜外出了。外出一周。而我大病来袭。我一个人孤单的奔走于医院与公司之间。病后两天,我等来姗姗来迟的胜的电话,“你病了?”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所有人都知道我病了,就你不知道?”“我哪里会知道?你又没告诉我。”“那你又是从哪里知道我病了?”“我看微信知道的。”“你还知道看微信?好神奇哦,你天天手机不离身,微信不停刷的人,在众人知道我病了的时候,你才知道。不要那么假好吗?”是的,胜从来手机不离身,每天刷微信的频率高于同我聊天。“现在感觉怎么样?”“不好。”“你自己去看病。”我终于嗅出异样来。孩子拿掉不关他的事,我病不关他的事,自己病自己去看,自己病自己想办法治。这世上,有什么事比家人的健康重要,这世上是什么样的人如此狠心。“我没钱看病”我说。“需要多少钱?”胜问。“每看一次五百左右。”“我先给你一千块。”我收到那可怜的一千元的时候,正在医院里孤独的扎针。那密密麻麻的针排排站似的整齐有序。医生问:“你亲属呢?你这个病要扎差不多一个月的针,要注意休息,不可劳累,最好不要工作,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我在心里哭了起来,眼泪转了几圈,终于还是将它收了回去。

胜回来的时候,已是病后的慢性阶段。一病未愈,另一病接踵而来。体内自身的病毒感染,来势汹汹。医生发出了需要绝对休息的指示。我捧着一袋又一袋的药,一日三餐甚至五餐的吃着大把大把的抗病毒药物。我看到了自己身体衰败的轨迹。随着衰败的还有我独自支付的医疗费,以及每日胜的不闻不理。母亲来探望的时候,泪流不止,“你为什么不生下来呢?生给他,让他想办法带,想办法养”。“病了那么久,有没有好好照顾过你,吃没吃好,休息没休息好,等你老了,谁心痛你。”“我早跟你讲,这种男人不能跟,现在好了,受了那么多罪。”母亲说的对,我开始后悔了。但我却不得不继续维持,因为孩子,因为房子,因为不能认输。我那可怜的自信与自尊击碎的灰飞烟灭。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疾病所带来的影响便是体质的衰弱。我每天捧着这种药那种药不停的吃,不停的喝,努力的想要留住身体健康,但,均是徒劳。身体的,心理的双重影响将一个原本健康自信的我,折磨的面目全非。麦子来探望时惊讶,“怎么那么瘦?”我与麦子不停的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末了麦子突然说道:“你很焦虑。”是的,那种焦虑深深的将我包围。而这种焦虑只有麦子发现。曾经抱着我说要对我好,不让我输的胜,已经看不到我身上的变化。他只能看到他的发财梦,他只能看到我对家里事情的指点。嗯,狗日的同居,就是一个坑。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是春节。胜带着我与儿子去了他的老家。我们关系表面上看起来和谐,但实际上却是有着说不清的隔阂。为了让胜面子上过得去,我特意购买了手饰。去之前我再三犹豫要不要带上户口本去他家领结婚证。虽然有痛有苦有吵有闹,可是感情还在,我们之间缺的是沟通,缺的是一些事情上的磨合,更缺的是钱,但只要努力,是可以跨越障碍。我们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激情,想着白天他看小孩子的眼神,自己的孩子逼着我拿掉,对别人的孩子却是爱意满满,心里如针般扎着疼,很疼。我跟着他四处去他的朋友家吃吃喝喝,好似我们就像模范夫妻一样,他说什么我听,我吃什么他给我做,但我知道,因为房子因为孩子,我们心里早已有一道墙,而他也没有想过要同我一起到老。我心里很明白,这道隔阂无论如何是解不开。

四月,儿子读书的学校一个不成文规定:人均80平方以上才能凭房产读书,逼不得已之下与胜拿了结婚证,同时房贷开始。说好的一人一半,成了我个人的事情,好似这一切与他无关。我天天奔跑在上下班的路上,身累,心累。我没法承担供房款,问胜:“供房开始了,说好的一人一半,我的已经存入账户,你的呢?”“我没钱”胜甩给我一句冷冰冰的话,没有丝毫温度,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我也没钱。但想方设法都会把自己的那一份付掉,换了你怎么就理直气壮?”“我没钱”。“当初要写名字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当初也是说好的,一人一半。”“我没钱”接二连三甩出的回答,让我失控。“我也没钱,但我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任。我再穷也没有问你拿过零花钱。大家都是公平的,说好的一人一半,应该自觉履行,让我来问你,你觉得心理舒服吗?做为一个男人,不是应该有点责任与担当?更何况,这本来就是当初说好了呀。”“你本事比我大。”“你什么都不用做就有吃有喝,我要累死累活才有口饭吃,到底谁的本事大。这些都是无关的,既然你不想供房,当初为什么要硬挤进来,还承诺一人供一半呢?”“反正我没钱。把房子卖掉就是。”原来,胜是计算好的。此时房子已升值,他不供房,把房子卖掉就能赚一笔。参与房产就为了这一天。我他妈真是瞎了狗眼。从一开始房子的事件就是个预谋,我不能放弃房产,房子关系着我儿子能否顺利读书,能否让我们母子有落脚地。

胜坚决不支付一分钱。我们在吵闹中,胜猛然间冒出一句:“你退出房产,我分分钟给你30万。”五雷轰顶的一句话,击得我彻底心碎。原来不支持房款,是蓄谋已久,不是没有钱,是要逼我出局赚取更大的利润。人心怎么可以这么狠毒。利益面前,所有的奸恶再也隐藏不住。哪里有感情,哪里有爱,全都是预谋已久的利益之争。如果之前还有对感情的幻想,那么利益的瓜葛让我心如死灰。

吵闹冷战中,六月,胜离开,全然不顾及感情,独自开启逍遥生活模式。命运总是很残忍,胜离开的那段日子里,腹痛反反复复折磨着我,麦子来陪我的那天晚上,我迷糊中告诉自己,我不能死,还不能死。熬过艰难的一晚,去到医院被检查再一次怀孕,宫外孕。检查结果出来时我已面色惨白,体内已经大出血。医生强制性安排护士跟随着我,不得让我走出医院大门。绝望中,我联系上胜:“我宫外孕,要紧急手术。”“你在哪里?”“在医院啊。”“我没钱,你自己想办法。”我痛哭出声。人对于外界的花花草草,流浪猫狗尚有同情怜悯之心,而我是一个人,我那可怜的孩子保不住,宫外孕大出血还直指取我性命,但胜给我的回答是自己想办法。我真想就这么死去,是的,活着有什么意思,所谓的感情不过是欺骗。但我又不能死,我的儿子怎么办。当我躺在病床上等待上手术室时,母亲心急如焚的赶来为我签下手术同意书。我的腹腔内已经堆积了大量的血液,预计一个半小时的手术,因为出血量的问题,延长到两个半小时结束。我醒来的时候,身上插满各种监测仪器。母亲红着双眼:“你终于醒了。”“妈……”我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不要哭,对伤口不好,乖女,你命真苦,早跟你说了,这个男人不能跟,若我当初死都要拦住你,哪里会有今天的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乖女,这道生死坎过了,好好的。”母亲念叨着,一定要好好的。我已是心在滴血,泪流不止。病床之上,胜没有出现。母亲气愤不过,打去电话质问胜,为什么不管不理不照顾。胜怏怏的表态第二天回来。我知道终究是骗母亲的。果然,直到我快出院之时,胜假装风尘仆仆的出现。一切那么恰到好处。病床之前,我问胜“我就听你一句话,到底爱不爱我。”空气里满是沉默的味道。“好吧,那么还要不要过下去?”我知道了结果,但我要听到回答。“不过了。”人应该是善心的,然而胜在我生死一线的时候,病床前的抛弃,彻底击败了所有的感情。原来,我一直以为的对我好是真情,以为简简单单的吃餐饭,开开心心的牵个手,便是真爱,到头来,是一身的伤,一身的债。他娘的爱情,就他妈混蛋。

出院时,胜就站在我身边,漠然的看着我支付医药费。为了营养,我再把母亲给的一千元营养费交给胜,让他帮我煮点营养的东西,以便尽快的恢复。有一天专程给我做的汤,胜在我面前端给了他的成年女儿,而我的儿子汤味都没闻到。“你为什么这么自私,一碗汤都要做到如此丢下脸面。”“她瘦,给她喝一点。”“谁喝都可以,为何我的儿子没有?这段时间的生活费都是我的营养费吧,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份。”

九月,胜再次离开,没有任何交待。

十一月,房租水电各项费用接踵而来,胜没有出现,没有支付。屋子断水断电,逼着我离开。

我给胜打电话,只要一个交待。“房子还租不租?”“不租了。”“供房供不供。”“我没钱”胜的回答说明了一切。“行,那我们把离婚证拿了,房子我要。”既然如此,那就分了吧。我收到胜无情的回答“离可以,你拿房子的钱给我。”

在胜消失的日子里,我回想了与胜这一年多的感情纠葛,才发现原来都是自己在一厢情愿。我们那时有开心幸福过,那时他煮上一餐饭,煲好一锅汤,我便崇拜不已;那时只要他拉着我的手,我就觉得全天下的幸福集于一身;那时的一个吻,便是爱情所有的美好。他对我好过,但也对我深深的绝情过,身上的伤与痛不足以再平衡之前的美好,如果爱是伤害,那么我想让爱有一条生路,放过我自己。于是,我坚定了,解除掉这一场荒唐的婚姻,外面阳光正好,我该享受。虽然我知道这场离婚之战,势必艰难,但也更清楚的知道,只有跨过去才能新生。

芳微笑着离开的时候,我还在故事里久久不能平静。芳是明智的,她说得对,如果爱是伤害,我想让爱有一条生路,放过自己。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那个叫做静静的女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