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领地

2018-04-10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清晨风停了,太阳隐隐约约。但气温明显高了。找出新买的内衣洗了,鲜亮地挂着,很喜欢。自己手里有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的感觉真好。英儿自从把工资卡收回自己管理之后,用起钱来似乎理直气壮了很多。虽然他说要她出孩子的学费和零花。本来就是各自的收入,为什么非得交给一个人打理呢?即使是为了这个家庭,也可以在购买大件物品或者房子的时候,各自出自己想出的份额吧。给孩子的零花钱和学费,由谁来出,不是一样的呢,重要的是让孩子不要养出乱花钱的习惯。

自从房子越来越大,他和她的心越来越远。之前在逼仄的小房子里,她是和孩子一个房间的。他的鼾声大,扰得她根本无法入眠。而且,他总是回得晚,也不好总是吵醒她。所以也可说是两厢情愿。

屋子越大,人心的距离越远。他在楼下,楼下不用上楼梯,对他的腿脚好。她在楼上,可以安静地读书码字,不会被干扰。彼此没有了交错的空间,甚至怠惰了邀约或者主动进入,似乎各自拥有自己的领地,不知不觉,各自的领地固若金汤。

她戏谑自己:

躲在穴居的巢穴/翻旧纸堆等待新鲜的情绪

一只啃书的虫/书是它的粮食也是它的藏身之所

新居不如旧居/它是一只恋旧的虫子

不是因为热爱熟识的人名/相同的人写的作品/同一种味道

在味道上/它喜新厌旧

它只是喜欢旧书里/夹着薰衣草或干枯的花瓣

有爱情的味道或者/酿造很久的太阳的酒香

人生本苦,苦海无边。书是她的防震防空袭防一切未知和已知灾害的处所。

人甚至连身体也常常无法左右。她感觉他的精力越来越被岁月的风沙烘干。当他今天遇挫的时候,英用心感受着他的情绪。情欲的火焰尚未熄灭,他力图再展雄风,但显然它不再听话了。他一次次努力,幸好在英可以承受的范围。他的头贴靠在她的脸颊边,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她的手拉过去,轻轻揉搓着那柔软的小玩意,前一刻它还坚硬无比,满怀攻坚略地的信心,此刻如此无力,即使她一再把它扶正,它也摇摆不定。其实只是因为他要去拿什么毛巾,才突然疲软的……

他没有让英亲吻它,如果他强迫,她会无奈接受吗?幸好,他只是搂着她,希望通过身体的接触,让它再受到刺激。英内心有些逆反,不肯配合,故意叫着要睡觉,见他不放过,只好说中午吧……或许她的建议让他看到希望,他起床了。他是个软弱的男人,有怀疑绝不会说出来。或许看出他对她的依赖,英儿才这么笃定和放松吧。

一个情感脆弱的男人。他的脆弱的情感,令她小心翼翼不敢伤害。他像一个小时候受过伤的小鹿,始终不敢敞开自己,接纳自己,所以也无从接纳他人。英儿相信,他之所以不愿意过问,多半源于此。小时候母亲突然离世的悲痛,以及父亲没过多久就再娶的伤害,令他的内心极为受伤。相反女人的脆弱是表面的,是故意的示弱。而她的坚强又是如水一边具有柔性,令人迷惑和爱怜。英儿的内心是完满的,不管遇到怎样的情形,都可以表现出男人所没有的坚强。

英儿此次离家半月,回到家时,看他病蔫的模样,惊了一下,以为又是结石发作。赶忙询问,原来是腰疼。瑟缩成一团,再加上长衣长裤,就像一堆棉絮,完全没有筋骨地坐着。很不喜欢看他没有生气的模样,他若是快快乐乐,还有几分令人吸引的魅力;但这样颓废,让人很不以为然。一个大男人,应该像一座山似的,即使内心崩塌了,即使躺下也要精神气十足。

第二天竟然不痛了,大概是她回家,也是一个安慰吧。英儿追着他去看了医生,做了B超,没问题。心情放松了,整个人也活泼起来。然后又说脚踝痛,难道是通风要发作?

一个看上去五大三粗的男人,整天这病那痛的,真让人无法接受。

还是躲着点吧。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江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