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爱魂

2018-04-10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弟呀,姐要走了,舍不得你呀。让姐也再看你一眼,哎呦,好可怜,在姐眼里,你是一辈子也长不大的孩子……姐走了,谁来照顾你呀?找她、替我、大姐……话语断断续续,气息柔弱如丝……她终于挂了。

他含悲离家,带着遗嘱上路,去寻找老天为他备份的女人——大姐!

那一日,身为非教徒,他却步入南国一座基督教堂。他左顾右盼,寻找座位,一位头裹白纱巾老妇,让他在身边就座,并辅导他:读圣经、划十字、跪下……

她站起时,他搀扶她,对视的瞬间,他“啊”地一声惊叫,险些惊倒……

她一怔,附耳低语:先生,你怎么啦?

她的相貌和气息,酷似他的亡妻。他觉得,冥冥中似有神佑,为他拷贝个妻。

弥撒完毕,他送她回家。途中,他问:大姐,您高寿?七十三,我叫沙胡,长春人。他说,亡妻也姓沙,也是七十三……

是夜,他客居书房,难以入睡,哀婉歌声,从隔壁悠悠荡起。

敲门,她穿着睡衣迎出来。来了,她羞涩地说,我在等你……

事后,他哭了;她哄他,不怪你,姐也愿意。

我与你的亡妻,是围困长春时失散的孪生姐妹。你独身,我寡居,又神奇的相逢了,该发生的,就顺从天意吧!人常说,孪生姐妹的心是相通的,依我看哪,灵魂也是相通的。

羞死人了,刚才我那么癫狂,一定是妹妹的爱魂附体了!

她像是辩护,又像是告白,好可爱呀……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领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