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玫儿(小说)第六章第七章

2018-05-08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玫儿(小说)续

第六章

其实,我喝多酒时,大部分记不起自己是怎样回家的,总是在第二天听老婆眉飞色舞地一番形容后得知自己醉时的样子。她说我回家上一楼开始就声如雷震,脚步声,撞墙声,和着骂骂咧咧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东倒西歪,跌跌撞撞,喝醉了回来地。

扰民啊,她唯一担心的就是怕引起民愤,竟也没骂我过什么。毕竟,我总是在酒后给她说一些我圈子里的事,让她多少了解些我的信息,不至于对我在外面一无所知。她称赞我酒后吐真言,大丈夫行为,我只能点头称是,这很无奈,你管不住自己,只能让人家沾点光,她在外面干些什麽从未听她失言过。男人是通过喝醉酒被女人控制的,这是我自己的见解。

于是我只要喝醉酒,就觉得自己是跌跌撞撞回家地。

李总同意要账的事后,我们就开始安排筹划,和玫儿一起的时间也多起来。

我总是在下午快下班约玫儿来公司谈要账细节,于是总能在晚上找到吃饭的理由“加班了”。

我们约上多多,夏,我还喊上我的另一名副手---也是很好老兄宏强。宏强是我一手提上来的,关系很铁,他还是我老婆的老乡,作为老大哥很受我老婆的信赖。有时老谭也参加。他是公司的主要领导,也愿意和我们这帮公司生力军打交到,希望能找到工作中得力助手,我就是他关心的人员之一,我们经常讨论工作和内部人际关系的事。

我们几个人好似俊才美女一般聚在一起,喝酒谈天,不醉不休。不过,却不大谈诗说词,那是古时候才子美人的佳话。我们谈的都是现实的问题,比如美食----哪一道菜怎麽好吃怎麽做,比如风景---谁去哪儿公款学习旅游景色如何,比如感情----谁家闹离婚谁有情人了,比如人际---同事的关系谁和谁近谁是谁的亲戚。。。。。。等等包罗万象无所不谈。海侃神聊的畅快,酒逢知己的境界。想起那段日子令人心驰神往。

“人生得意须尽欢”。我这个公司里最年轻的科长好像提前达到了人生最高理想,少年得志,呼朋唤友,千金买醉,不亦悦乎。而玫儿追随我的目光更让我莫名兴奋。有如此美女半含微笑,一脸倾慕,再思想纯正的男人也会暗自得意。

第七章

不知是好奇还是关心,大概两者兼二有之,我装作不经意问起玫儿的家庭,才知道她已离婚,有一女儿由她丈夫抚养。我没好意思细问原因,玫儿到挺大方,稍有惋惜地说他们是长期两地分居,感情疏淡,才至离婚。她丈夫是名海军,长期在南方工作。我问她的丈夫当初为什麽不带她去,她说不怪她丈夫,她在这里有自己的事业。

就象军旅电视剧常演的那样,事业家庭不能两全。可怜的军嫂,独立的女人,我不由得对玫儿充满了怜惜和敬佩。

我老婆是那种对男人很依赖的女人。大学我们谈恋爱,在一起走路,她只顾拽着我,从不看路和车。从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后,我在这个城市找到了工作,她二话不说就跟来了,几个月后才找到一份普通的工作。结婚生子后她更无心进读跳槽,守着儿子丈夫安心过着不太富足的生活。老婆很以我的工作为重,只要我说是工作的事,不论早晚,她也不多问只是全力支持,这麽多年,早上和午休,都是她守着时间喊我起床。正是她对我的依赖,让我觉得她在外面什麽事都做不好,经常用我的方法教她怎麽做事怎麽对人。我有时会骂她猪脑,她总嬉笑着说,猪脑找到我就不怕了,我拿她也没办法。

我是个渴望尊严的男人,在现在这个社会,金钱和权利会使一个人的尊严得到完美的彰显。守着依赖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孤身打天下,我拉不近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常感到生活的压力。

大概基于此,我不知何时起开始欣赏坚强独立的女性了。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饭桌 张老太九十大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