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烟纸——讲讲爷爷和奶奶的故事

2018-05-16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我的话,一个年轻的姑娘,人生经历尚浅,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讲讲我爷爷和奶奶的故事吧。

爷爷是镇上的中学教师,奶奶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村妇女。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结婚的时候。

爷爷性格温和,可能是在学堂里把话都说尽了,回到家很少言语。

奶奶性格泼辣,家里家外的操劳着也掌控着。

爷爷很少和奶奶争什么,实在气不过,就去田野里转一转,抽根烟,那时家里供着两个大学生,不舍的抽成根的烟,就买烟叶自己卷着抽,又时在地上捡起干枯的杨树叶,也是可以搓碎了,卷在微黄色的薄烟纸里当做烟抽。

抽几根,心里的气压下去了,就拍拍裤子,回家。

几十年了,那怒气怨气,全都都混着那呛人的劣质烟气,沉淀在心肺,侵蚀着身躯。

爷爷是个大气的人,十几块钱的工资,吃喝用度,给两个上大学的孩子学费生活费,偶尔给参军的大儿子寄几封信件。省下来的一些,熬到半夜刻模板,给学生们印试卷。要么买些笔墨,给村里镇里来请的人,免费写红事白事用的字,过年过节写春联。当时读书的人少,写毛笔字好的人更少,爷爷就成了忙人,他不会拒绝人,镇里村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来请字。爷爷也因此积攒下了很多好缘分。

奶奶是个自私又小气的人,大概是本性吧,后来她也提了句,见外人来家里“占便宜”就是控制不住生气发火。村里镇里,奶奶几乎和所有人都吵过架。有人来找爷爷请字,她就阴着一张脸,待人离开,火气算发在爷爷身上。

爷爷受了骂,自己肚里全是墨水,嘴里蹦不出脏字。就等奶奶埋怨完爷爷不知道疼人,不知体谅冷暖,自己一个人闷声去家后的田地里转转,抽几口烟。

烟气混着内疚怒气沉淀在心肺,侵蚀着身躯。

一年又一年。上大学的孩子都工作了。当兵的孩子也退伍了。

爷爷成了高级教师,教出一届一届的优秀毕业生。奶奶在家养了家禽牲畜,整天嚷嚷吵吵着累,让爷爷放了学,快去喂鸭羊喂羊。喂羊的地方,满地烟头。

一年又一年。三个孩子都娶妻家人,生儿育女了。

爷爷抱抱自己的孙女孙子,起个好名字。孙女孙子长大一些,就交他们画画写字。

奶奶嫌弃孩子吵闹多事,让自己孩子分了家。锢写爷爷不能去照顾。

爷爷躲在我爸爸曾经住的西屋里抽烟,翻翻看满是霉味的旧书。

一年又一年。爷爷退休了。孩子的孩子都上学了。

我爸爸排行老大,十几年的兵,去抗洪时我出生了,我上学前班时他退伍了,分配到地方工作,一月一百多块钱养过不了老小。想去学个手艺吃饭,二十多岁的年纪没家底,去求爷爷借些钱交学费。

奶奶不让给,说没能耐不认他这个儿子。

爷爷不停的抽烟不停的咳。偷偷塞给爸爸几十块钱,用烟纸抱着。

爸妈哭的撕心裂肺,最后借钱,只能北上打拼。

一年又一年。叔叔突然打来电话,给爸爸说爷爷自己偷偷进城检查身体。恐怕有事……

爸爸当天夜里就买了火车票回了老家,带爷爷去济南检查身体。

是癌症,肺癌。

病因,吸烟过多,久郁成疾。

爸妈把在上海的店面关了门,把新买的房子挂到了中介低价快速售卖出去。换了钱,带爷爷去治病。

瞒了半年,奶奶知道了爷爷其实得了癌症。

陪着爷爷在济南看病。

那么多年的习惯难改,奶奶时常还是压制不住火气和爷爷吵架。

爷爷这时大概是觉得得了癌症,生命难长,便硬气着,和奶奶杠。

爷爷怕死。奶奶怕爷爷死去没了伴。

爸妈时常开导奶奶,对爷爷好些。

话说多了,说久了,奶奶心里多少听进去一些。

我当时正面临中考,志愿是市里最好的高中。房子卖了,一家四口住在个小房子里,爸妈怕打搅了我,没给我多说过爷爷治病的事。临近过年,爷爷回了老家,住在市里的医院,有时间妈妈就会带我去医院看爷爷。

临近春节,我放寒假在家,爷爷和奶奶也住了进来。爸妈给爷爷买了电暖炉和空调。

爷爷不喜欢待在房间里,就常坐在客厅里。

有一次我写完试卷出来喝水。看到爷爷伏在茶几前,奶奶坐在一边。

爷爷说,你这都过了大半辈子了,连我的名字都不认的。

一边说着,一边拿笔教奶奶认字。

奶奶说,我还不会写我的名字呢。

爷爷说,我教你写,你的名字是这样写的……

奶奶那着笔凑近,这样写?

爷爷说,慢慢来,不要急。你跟着我写。

两个人坐在一起,安静而美好。

这可能就是爷爷一直埋在心底的爱情吧。

又一年。

六月,我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

临近春节,爷爷走了。

此后两年。奶奶时常落泪,说一会到家里,就觉得爷爷还坐在院子里写字,喂鸭。听见门口响动,就觉得是爷爷觅羊回来了。一到夜里,就梦见吵完架后爷爷坐在西屋吸烟……

说以前不该总和爷爷吵架,就是抑不住自己的脾气。

说爷爷死了也没说还怨不怨她……

这两年,奶奶想开了,也好了很多。

爷爷奶生活了一辈子,拜了堂吃了酒,没有结婚证。

每月可以领着爷爷留给她的高级教师家属补助,在每个孩子家时常轮流住些日子,有时自己回乡下的院子住。全是她说了算。

乡下的老院子里,有爷爷在世时细心载植的石榴树和枣树,每年都硕果累累。

院子里没了鸡鸭和羊,或者时常还会想起爷爷在院子里的身影。

西屋里堆满了爷爷的旧书,抽屉里放的都是爷爷的毛笔墨汁纸张。柜子上,成捆放这爷爷的笔墨书画。

奶奶睹物思人,看着伤心,让爸爸把西屋里能卖的东西拿去卖了。

书本翻开时,洒落下一片一片的金灿灿、银晃晃的纸,是烟盒里带的,爷爷把他们扯出来,铺平,夹在书里。

有的上面用油笔写着字,油墨受了潮,字迹已经晕开了。

这个女人又跟我吵架,没见识,不跟她计较。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原来你也在这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