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我的发小——玲

2018-05-25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玲,是个白净漂亮、眼睛大大的女孩子,那时由于家境不错,又是家里的老么,所以就是一个公主的范儿,我总记得,夏天她穿着白色的长裙摇曳于风中的样子,是那样的迷人。

也许是因为初恋的失败吧,对她打击不小。她后来嫁了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于是生小孩,第一个女儿,第二个女儿,第三个终于是儿子了。我们几十年后的同学聚会中,我流露出羡慕她的表情,她说,央,你这样最好了,第一个就是儿子,我如果第一个是儿子我绝不生三个小孩,三个孩子很累人啊。

也许是生活的拖累吧,玲也还是白净的皮肤,可是身材已变得臃肿了,她说没什么时间运动,有空时也会去登山游泳的,玲在江边长大,水性很好,一直到如今都是我极为羡慕的,怕水的我,至今不会游泳。

玲高中毕业后,在家乡的国营厂招工了,工作几年后,觉得家乡的氛围很让人窒息,于是也来了深圳,在深圳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那时的机会也多吧,她也凭自己的能力换过几份工作,那时的我们,各自打拼,拼着拼着,就各奔东西了,玲最后回到了惠州。后来听说嫁了我们儿时的同学,也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两个人开过水果店,后来发现,孩子相继出生后,孩子离不开人,店也离不开人,于是果断地关闭了店,和夫各自找工作去。猛一出来,才发现,自己已年纪偏大了,不好找工作了。玲做过图书管理员,最后在一家大型商场做收银员 。她老公就在自己居住的小区里做保安。

玲说,收入不高,并且很低,但是一家人健康,也凑合能过了。因为是上班族,所以下了班就是自己支配的时间了,她很是满足。为了接送小孩上学,为了白天更好地照顾家庭,玲主动要求上了所有的晚班,我问她辛苦不?她说,不辛苦,我这个人没什么好,就是身体硬。说这话时她没有半点的牵强,而是面带满足的笑。玲会自己做腊肠吃,也会自己做肉丸,她会问我要地址,主动说要给我递点尝尝味道,我是很感动的,在如今物欲横流的时代,这种真挚感情应该就很少了。很多人以结识许多达官贵人为荣,而我却私下里因为有玲这种土土的但却纯真的感情而自喜!玲说因为生活的拮据,她会合理的调配家里的菜谱,猪肉贵时,她就买相对便宜的鸡来吃,菜贵时她就会多点买瓜类来补充,某些菜商场贵时,她就跑菜市场,反之,就跑商场。凡此种种,她忙碌着,兴奋着,孩子渐渐大了,她也有了较多的时间,偶尔也会积极参与我们的小聚了。每次聚会,她都是最乐呵的一个。人人都说自己腰不好、颈不好,脚不好,这不好那 不好,唯有玲说,自己是猪一样的,躺下就能睡着。我想她是踏实的,所以心安,因为平淡所以没有啥欲望,由此,她是心态最平和的一个。

有时几个好姐妹小聚,很懒的我提议到外面吃,玲说,不要到外面了,到我家吃吧,起码卫生,真材实料。果然,我们去到她家时,她已一个人准备好了酿豆腐、蒸鸡、药材汤等,心灵手巧来形容她一点没错。

有时单位发了点米或油,或发了点奖金,玲都会喜滋滋地告诉我,这些在其它人看来,微不足道的福利根本不值一提,但我知道,这些对玲来说都是一种帮补。而她是感恩的,她是满足的,所以她是快乐的,而这些快乐,谁都可以去感知,而往往,许多人视而不见。

有个同学不慎流产了,玲会自己到市场买鸡炖好送去,这花了时间也花了玲不少的精力,玲认为很简单,做做便是。这种小爱在我们的眼里就是大爱,家人也只不过如此吧。在现在许多东西都是速成的时代,其实我们都在怀恋某人洗手为你做羹汤吧。

玲的大哥有精神疾病,在医院里长住,玲说她至少一个月去探望一次,她说,没办法,二哥在乡下,来一趟惠州是很不容易的,大姐年纪大了不方便出太远的门,自己再没时间也会腾出来,她会说大哥这段时间状态又好了,说了一些细节上的很多东西,完了还说,我今天好开心,你会倾听我唠叨这么多。因为我知道,玲认为,自己的家事,别人是不愿意听,自己也不太愿意逢人就絮叨的。

玲是善解人意的,她不想二哥一家人辛苦,自己尽可能多地去看大哥,平时她也会多多回去二哥家,因为她说,父母都不在了,自己做为妹妹,哪怕经济上帮不了二哥,起码多走动,亲情才会持续地浓烈。

我喜欢认真生活的人,因为她真实不浮夸,累却满足,经过自己动手换取成果,哪怕婆婆妈妈,哪怕与富贵失之交臂,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人简单的来简单的去,我们的谈资只余下柴米油盐酱醋茶,日子就过得平淡,但绝不腻味。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总有傻瓜太认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