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失语

2018-07-06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那一年,他溺水,被救起来后,失语了。

可是,他其实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说不出来,有关的记忆全都消失,茫然地看着一旁的母亲,她不知在那里呆了多久。

村里的人都说他的母亲,是个苦命的人,他们安慰着她,也安慰着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是有一些小孩,不知从哪里学的坏,一遍一遍地讥讽着他。

他们家,世代都是农民,在土地上不分昼夜地耕作。只是命运,也不由得如此,人要学会坚强。他的母亲,在把她所懂得的一切都交给他之后,也在某一天,离开了。

他卖掉了一切,厚葬了他的母亲。地主看他可怜,把他接到自己家住,收他当了个儿子。他也没有辜负地主,干活干得吃力,成为了地主的一个骄傲,只可惜他不会说话。

他经常梦到一个场景:广袤的大地上,一个男人在他的面前,背对着他向远方走去,他不知道那是谁,他想要追上去,可是,他动弹不了,想要喊些什么,却也喊不出来,只是默默地看着那个背影慢慢地远去,消失在地平线上。

村里来了位算命先生,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之间,变成了半仙,地主把半仙邀进家来,给他看看。

半仙和地主走到他的面前,让他停下手中的耕作。半仙让他张嘴说话,他迟钝地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半仙转过头来看着地主,晃了晃头,地主用诚恳的眼光看着半仙,说了些什么,半仙的心中突然有什么被触动了,眼神软了下来,点了点头。

自从那以后,半仙便从村子里消失了,人们猜测他是不是去当了神仙。

一晃过去了十年,他已经长大了,硬朗的小伙子,地主帮他找了个老婆,她也挺愿意,看中了他的老实,别人对她说,不值,她说,他心中有个结,等结解开的那一天,一切都会编号的,除此之外,别人不懂,也不必明白。爱不说分由。

突然有一天,半仙回来了,浑身破烂地径直走进地主家,对地主说,他找到了,但是他心中的结不知是否能够解开。半仙找到了他,给了他一个香袋和一封信,那个香袋味发浓郁,应该是不久之前刚刚做好的,和她母亲身上的香气,很想。他不自觉地哭了,内心的深处暗暗悲伤,可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心中的结开始松动了。

半仙和地主成了兄弟,他们经常在一起喝酒,一起哭,一起笑,他也总是默默地陪着他们,也时而哭,时而笑。他想,他们身上一定有什么共同点。

他把香包放到他入睡的枕旁,他还是梦到那个人,那个渐渐离去的背影,他也慢慢地走向那个人,只不过那个人走得更快。他经常从噩梦中醒来,止不住的泪水却不知缘由,把箱包握到了手里。

然后某一天,他在田间耕作,突然觉到了什么,放下了手中的工具,把香包放到了手中,没有意识地向一个地方走去,他觉得有什么在呼唤他,他心中的结在被什么慢慢地拉开。

他拨开芦苇,一条河出现在他的面前,突然向江头望去,那好像有一条船,船上有一个人,背对着他,他慢慢地走了过去,任水漫过他。船在走远,他伸出手来想要抓住他,终于,在水快要漫过他的时候,他大声地喊了出来:“爸!”脚下一滑,跌入了水中。

他再一次溺水,再一次被救起。半仙,地主,还有她都守在他的身旁,她突然想要问些什么,却被半仙打断了。

半仙说:“他心中的结,是他父亲的不辞而别。”

“我们,都是孤儿啊!在大海上任一只帆航行,没有终点,没有依赖。”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三套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