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如烟的江南之四

2018-07-10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编,接着编!你一没文凭,二没学历,哪个学校会请你去教书呢?她呖呖。

唉,姐姐真是少见多怪。现在社会上不是很流行一句话嘛,有才你就来。不过,这事也真纠心,算是我人生的三痛之一吧。他扬天长叹。

什么意思?她蒙蒙。

你肯定是师范学校毕业的吧。

嗯。

我从小到大都住在学校里,可悲的是从来没有参加过统考!他愤愤。

为什么?

中考吧,学校保送重点高中。人家都在复习,我提前一个月就回家了。

啊!

高中吧,还没上完,就上班了。那个时候,国家照顾知识分子,凡是高讲以上,家里有三个孩子的,分配一个指标。所以,我从教室直接发配到学院了。

我晕了!你颠三倒四的,前后矛盾,刚才说无业,怎么这会儿又上班了!?她吁吁。

唉,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是中国黄金一代呀,打破铁饭碗。人家下海大浪掏沙,我倒好,下海舞笔弄墨!他茫茫。

明白了!怪不得人家都叫你疯子呢!她迫不及待,炮火连连。那你教什么,写什么,还有刚才说的三痛,还有两痛呢?

天了!姐姐难道没有看过,不要和陌生人讲话?他大直有声。我也明白了,姐姐是想把小生上下五百年查个遍,然后明媒正娶。反正小生居无定所,干脆把小生娶了,正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上下五百年,正好一千年……

你!太可恶!她的那只手瞬间闪回,藏在身后。低眉含羞,语无伦次。人家好奇嘛……你就会欺负姐姐,再说,我走了!

怎么,你怕了!他在画中游。业内人士送我两个绰号,一是苦行僧,二是少女的天敌,你要小心哟!他灼灼。

我可不是少女,给我记住喽,明白不?!她滑音翠翠。叫姐姐,知道不!?

哇,姐姐,石桥又过了!他穰穰满怀。

一个难为情,一个情为难。

你!都是被你气得!把我气糊涂了!啊,有车来了。她素手摇摇。嗨……

出租车飞驰而过,且溅起一道长长的水花。

这真是下雨天留客天留人不留呀!他侃侃。

哼,下雨,天留客,天留人不留!明白不!她铁铁。

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明白了!他银银。你说这苏家兄妹,真是人间龙凤!他一语双关。

我可比不了苏小妹!她寻微索幽。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呀!她十指轻扬。

怎么?姐姐开始讨厌这雨了?他深透莫里。

讨厌,讨厌,讨厌!她闭目垂耳,挥舞两个小拳头。陪你半天了,姐姐的脚都走疼了,你没看我穿的是高跟鞋吗?你看,我风衣都湿了!她委委。

都是小生的错,这厢给你赠礼了。他祉了祉湿漉漉的衬衫,微微垂首。下边有个亭子,前面有张条椅,要不过去歇会儿?一会车来我就走,不然姐姐会生病的。他暖暖。

嗯,算你有良心!下去怎么等车,还是去椅子那儿吧。她浓浓。

他拽住了她的手。姐姐,要我背你吗?

她的另一只手指着他的鼻尖。警告你哈,不可有非份之想,姐姐看你怪可怜的,才……

可怜之人定有可恨之处!他不由分说背起她。几步路,怕什么!他旦旦。

你……她莫明地接过伞,伏在背上默然无语。

这不,到了嘛,几步路而已。把她放下,面不改色心不跳。用手抹了抹椅子上的水珠。把伞给我,姐姐请坐!

她玉腮泛红,杏目软软,注视着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他看她眉青柳红,一动不动。反正我们都成了落汤鸡,与天地同色,还怕什么呢,坐吧。他慕慕。

她醒过神来。你这个坏小子,总是话里有话。姐可不是鸡!明白不?!她沐沐。

你也太敏感了!

还不是跟你学的!

俩人坐了下来。男左女右。

把伞打低点儿,我可不想被人看见,明白不?!她粉粉。

嗯,小生听姐姐的。

姐姐累了,借你的肩膀靠靠,别说话,让姐姐安静一会儿。

雨巷漫漫,春风化雨。柳袅袅,叶臻臻,近水远山渺渺。一幅江南水墨,俩人眺山望水。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小钢炮”的女神(三)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