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时光

2018-08-02 21:10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不知你现在在哪里,健康还是疾病,死了还是活着,时间过得很快,从相爱到相恨,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到老死不相往来,眨眼已九年,九年我改变了很多,从不再想你,到再也想不起你,日子过得简单平顺,这样挺好。

你离开了MX,我还在那里简单快乐地工作生活了7年,路过你家楼下偶尔还是会凝视一番,内心也不会有什么波澜。

现在事情有了点变化,一年半前,我内退了,也离开了,毕竟觉得自己还很年轻,有能力(可能是意淫吧),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之前的俩家公司还好,同事都是90后,一不小心我比他们的妈还大,思维和行为都和他们一样茫然,直到一个月前我进了现在这家公司,一切都在微妙之中悄然改变着。

我遇见一个人,就简称他Y吧,第一印象不好,接他电话和来面试,总觉得有一股色色的危险在里面,所以我果断拒绝了,而且删除了通讯录里他的一切联系方式。一切或许都是命中注定,我在另一家公司的三个月没有感觉到诚意,在领第二个月薪水的一个小时后,在下班回家的公交车上,我突然觉得非走不可,而之前拒绝Y的公司时,我告诉他已经在别的公司上班了,他留下一句“没关系,你啥时候想来还可以来”,这句话在这火炉城市的六月里,灵光一闪,好似一颗救命稻草,我纠结了一个晚上,要不要吃回头草(从前的我,你知道,骄傲而自负,那绝不是我的风格),第二天上班,我还是有着强烈的愿望要离开,于是我在58同城的招聘信息里游走,看见Y的公司还在招人,信息就是三天前更新的,我捂着脸豁出去打了电话,他竟然能叫出我的名字,说让我来,我在上一家也恰好做满三个月,然后我就来了。

Y一身书卷气,是公司的合伙人,负责生产和调试,实际上售前买方选型,合同签收,售后设备故障的排除,全由他负责,我的工作是从元器件的安装到仪表的装配,需要他指导,他说话轻言细语,当我无从下手时,他提示得恰到好处,他并不怎么看我,但我能感觉到那种心有灵犀和春风化雨在里面,我便莫名的有些悸动,然后觉得见到他的愿望有一点点开始强烈,然后我才知道我不害怕他怎么样对我,而是我会不会有不恰当的举止对他了。

这悸动吓了我一跳,自从09年8月初在香格里拉给你发了最后一条短信,告诉你我心已死,我情已了,这么多年,我真不曾再有心动,几天之后我才明白,他太像你,高高瘦瘦,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有思想有能力,然后,还有满嘴烟味……有时候我都要不能自抑了,想过去抱住他,亲他,但我不肯定他会不会像你一样猛烈地迎合我,狠狠地爱我。

你已经很老了吧,2018-1953=65,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当然,与我无干!想当年,你我初识,你正好我这个年纪,而我才进入而立之年,成熟得娇艳欲滴,再往前,远远地追随你的身影,四目相对,从未说过一句话,我不过才二十五六岁,风华正茂,而今,就在上个月,我的例假没来,网上一查,可能已经闭经(完成此文时,又来了),至少已经进入更年期,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即将成为一个枯萎的老妇,就在这不知不觉中,爱了你一辈子,虽然和你在一起之前我已经成家,但是你让我明白什么是爱,即使道德的大棒会义正言辞,没有你,我这辈子枉为女人,就算白活了。

为了你,我可以飞蛾扑火,宁为玉碎。你觉得这话很假是吧,因为是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你,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冷酷,不回应你一句话,不看你一眼,即使现在,我也知道我别无选择,必须抛弃你。你表面憨态可掬,谦逊幽默,有一点跟不上时代的愚钝,骨子里你留有后手,你的小九九觉得是在犯“男人都会犯的错”,自以为披着多情的外衣就能自欺欺人。

非典时期,你说要离开厂子南下挣大钱,让我和你走,但是你说你不会离婚,会养着她一辈子,那时候我儿子刚上小学,你女儿已经考上了研究生,你兴奋地说,她从小就是学习的料,你从此再无牵挂,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牵挂该如何安放?没有成行,你说是我不跟你走,你舍不下我,本来我有点为此感动和遗憾的,几年后你无意露了马脚,你说你错过了发大财的好时机,当时你的教授父亲不让你去,怕外面危险,工作不稳定,你才没去的。

你偶尔出趟国,回来给我买了香水和丝巾,那时候《香水有毒》的歌曲正流行,见面的时候我故意喷很多香水在身上,我以为你很介意,或者临走会擦洗你的脸,你却是毫不在意的样子,我一直很狐疑,直到几个月以后,一个初冬的清晨,天色微亮,我在上班的路上遇到晨跑的她,凛冽的风中夹杂着熟悉的幽香,让我恍然顿悟,你不是愚钝,你简直就是教父,我就一马仔,被你玩弄于掌骨之间,即使今天,你一定会为我的这一说法叫屈喊冤,你把你自己都蒙蔽了,天性使然!

你在引诱我的时候说和她已经五年没有肌肤之亲,说半夜她会突然抓住你的私处,发现不在线然后败兴而过,可是那次在你家,她说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和我快活,那时咱们认识不过三年;你明知道我会受伤害,还是每天晚饭后和她出双入对,招摇过市,散着长长的步,你认为我害怕失去你就会咬牙认怂?你知道什么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然后我就开始对你戒备了,我也放弃了把我的家搞散的想法,我做不了伟人,发誓要做伟人的母亲,你在HZ买房了,那么我也不想还老地方隔空望着你家阳台的灯火,我也着手换房,你看着那排山倒海的疯狂排队者,嘲弄我没有关系买不到房,惹急了我就告诉你已经买了。房子放了一年多没装修,不想离你太远,老小区黑灯瞎火,也方便你流窜。零九年五月初,我在选厨卫装修主材,你发信息我没及时回复,你气急败坏,没告诉你,既有不想伤害你,也有不信任你,报复你的想法,因为你的房子装修早就动工了。那一年,我们都在忙着装房子,不同的是,我几个月后搬进了新居,你还在你的老房子里,你的新房远水不解近渴。乔迁新居之前,我就先抛弃了你,因为爱,不能容忍你说分开,因为恨,不能容忍无自尊无底线。

我庆幸自己当初的快刀斩乱麻,我在记忆里抹去了那个熟悉的号码,你换了新号,厂子里通讯名单里也是有的,我纯粹视而不见,很长的一段时间,痛彻心扉,不能自拔,但时间是最好的医生,我终于可以完全想不起你。如今,我的儿子比你女儿优秀多了,你眼里好动就不是“学习的料”的小男孩,轻轻松松走在他同龄人的第一方阵里,前途不可限量。

你说我害你经常心绞痛,手脚发麻,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卧病在床或者已经溘然长逝,即使那样我也不会伤心,凭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还是意气风发,还是像只骄傲的公鸡,昂首阔步在帝都的某个犄角旮旯,追着外孙满到处撞。你说你退休后要出书,书名就叫《保险情缘》,骗子,又食言了吧。

我从未向你做过任何承诺,没想写下只言片语,不想把内心的痛苦再割裂开来,今天,你只是我用来抵御Y的救兵,他终究不是你,不如你的洒脱和勇敢,你已经够瘦,他更瘦,你也够丑,他更丑,你会在饭后漱口,经常嚼口香糖冲淡嘴里的烟味,他就在我旁边反反复复剔牙,你点菜都是我爱吃的,不考虑价格,他点菜不征求别人的意见,只考虑价格(当然,是工作餐,大家一起的,情有可原),我抓住他的缺点一一放大,就不会犯傻了。

夜游神,如果你能看见此文,我恨你,过去的美好,我带进坟墓了,余生不再见,你也鬼去吧!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我与她与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