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爱与喜欢之间

2018-08-21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喜欢是淡淡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

一种微妙的感情,却无法获得被定义的权力;爱情的瓶颈,就在爱与喜欢之间。

——题记

千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她出生在中国北方的一座不算很小的城市,上学的时候每天过着最普通的生活:很早起床,很早出门,很早坐车,很早上课。上车之后她总是习惯性地找一个位子坐下来。车上的空气总是很混浊,早餐的味道、汽油的味道混合起来使人产生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欲望。时常听到某人对于某样物品发出的庸俗的评论,也时常听到年龄不大却像到了更年期的女人对自己孩子无休止的训斥。就这样,千一天天地成长着,但却烦透了身边的一切。

上高中的时候千经常想,长大了一定要躲避开各种喧闹,过一种清淡、雅致的生活。最好是自己开一间茶屋,不用很奢华,只要幽静就好。不要服务员,只有她一个人,在忙得过来的时候,自己可以为茶客抚琴奏一曲《高山流水》。她曾经对不少人说过自己的想法,可听的人总是轻蔑地笑笑,她知道这是在嘲笑她的天真和单纯。“他们都不会懂我”,千这样安慰自己。但她一直将在茶舍、抚琴珍藏于心底。

他,一个已经走过不惑之年的中年男人。

他,有着微黑的皮肤,有着看上去颇为质感的头发,有着一只如同帕格尼尼一样的鼻子,有着不张扬的笑容——笑时嘴角微微向上一翘。

20年前的他,赤手空拳,有着一贫如洗的双亲,嗷嗷待哺的弟妹,负荷沉重的生活。还有喜欢穿一袭长裙,长发飘飘,目光娇娇的恋人。可是有一天,不等他白手起家,恋人却离他而去,没有争吵,没有道别,只留下一张纸条,说是拗不过父母,必须离开这个城市。从此杳无音信。

那时候,失恋所带来的失意与失落也曾整日整夜的缠绕于他的心间。只是,他没有一蹶而不振,而是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继续前进。读完大学,几经拼搏,直到今天坐上了一家企业总经理的位置。他已是人夫、人父,而且收入不菲,但生活却并不十分开心,时常会伴着一脉清灯、一盏淡茗,回忆20年前失落了的恋情,回忆起那张清清纯纯的脸庞,回忆起那双娇娇羞羞的眼睛,回忆起那丝浅浅柔柔的微笑。然后摔摔头,笑一笑,口中像含了一块话梅糖,酸酸的,又甜甜的。

本应是平行线,但却在千走出大学校门四处应聘的那个时段,线与线之间出现了交点。

千站在他的面前,一袭长裙,长发飘飘,目光娇娇。依稀仿佛,似曾相识,犹如那个时不时在青灯下、茶盏前出现的身影。

于是,往事中的点点滴滴,又如流水般涌上心头。记忆力确是个奇怪的东西,会将眼前的情景也染上那个年代里特有的泛黄的色彩。伴着那个颜色,眼前的一切仿佛沐浴着春风,亲切,熟悉,疏疏淡淡。

千成了他公司的一员,有了不频繁的见面,偶尔一起吃饭。千断断续续、人前人后听说了他的故事,敬慕、崇拜油然而生,暗暗心想:我要有他一半的坚强和能力就好了。有一次他说他喜欢坐在茶屋中静静地品茶,不是喜欢喝茶,是喜欢那里的安静、清淡、优雅,喜欢看茶叶在茶杯的水中沉浮飘荡,品味人生的艰难曲折和痛快流畅。千的心蓦然一动。

千是个孤独的人,只是她在思索,如果有一份感情让自己负担不起,她是该选择承受负荷,还是继续与内心的孤独作伴。

KTV里昏黄的灯晕下,DVD里播放着题为《倾城之恋》的剧目。当女主人公带着久别重逢的思念和恍如隔世的叹息,从好远的距离飞奔入一个男人的怀中时,千不自禁地握住了身边的他的手,唏嘘不已。那是他们最亲密的一次接触,仅有的一次。只是她在暗自思量:这是开始?还是结束?

也许,很久很久以后的一天,大概是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后,在一条不太繁华的街道旁边会有一间茶舍,古香古色,有雕栏的门框,有画栋的窗棂。没有喧嚣,没有服务员,只有一个脸上带着温暖微笑的女子在徐徐地演奏着《高山流水》。然后茶舍的门被推开,一个已经满脸沧桑的男人带着一阵春风走进来,他的笑容,很特别——不张扬、很含蓄,只是嘴角微微地向上一翘。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披荆斩棘看母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