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只羡人间有白头

2018-09-04 09:09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三十三重天上,天人皆知气宇翩翩的麟渊上神喜欢碧瑶仙上,一往情深。可这第一个千年,碧瑶以年龄尚小为由拒绝了麟渊,第二个千年,碧瑶又以法术不精要专心修炼为由再次拒绝了麟渊。麟渊对碧瑶却是几千年如一日,痴心一片。等到三个千年,碧瑶打算,若是麟渊求婚,她便答应。

第三个千年,苍穹突然进犯天界。入了魔的苍穹,心魔渐盛迷了神志。这几年,苍穹纵容恶鬼危害人间。人心恍恍怕是不日要沦为地狱,免不了要与苍穹一番恶战。麟渊身为天界主将,领命应战。麟渊在去迎战前,去看碧瑶。阿瑶等我回来。麟渊心里想着,却什么也没说,望着碧瑶的背影悄悄走了。当碧瑶拿着可以净化魔性的归元珠赶到时 ,终是晚了一步只见光电之间,麟渊与苍穹双双坠下云峰颠。从这云峰巅上跌落,轻则散去仙元,重则灰飞湮灭。

眼看麟渊消失与云巅

“麟渊”

碧瑶来不及想,纵身跳下云巅。

夜晚,乌云密布闪电交加。大夏国王后宫殿内,一片忙乱,夏尤王在走廊上焦急地踱这步子。一时从乌云深处划过两道亮光。彼时传来孩子的哭声。恭贺王上,是个小皇子。母子平安。尤王紧张的心终于放下了,以往严肃冷冽的脸上泛起笑意。天空中的乌云也悄然散去,露出清风朗月之景。

{眼前人亦是心上人}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他,在城郊的湖畔。那日去城外寺庙为出征的父亲,祈求平安。回程时,路过无忧湖。传说这里的湖水来自天上的最富灵性的碧瑶池。遂停下马车走到湖边,欣赏这儿的湖光山色。可惜天公不作美,不一会原本蓝天白云,万里晴空。却突然间乌云密布,霎时间豆大的雨点便砸了下来。 我三步并做两步跑到附近的凉亭,只见凉亭里有一负手而立的欣长身影。 听到脚步声他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男子,银冠玉簪,白衣宽袖。不知为何心中千万波涛在翻涌,有莫名的悲伤快要将我挟裹。我看着他竟一时失了神,有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滴落。姑娘?他大概有很多疑惑吧!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走上前来,默默的把手中的丝绢递给我。惊觉自己这般失态,拿起丝绢羞愧的跑进了越下越大雨势中。

不远处的马车上,马夫在等候,小莲还在睡着。想是我上车的响动惊动了她。

“小姐,你怎么浑身湿透了,”

没事,想下车透透气,看你睡着了便没叫你,不想却下起了雨。

“奴婢没照顾好小姐,是奴婢不好,若是受了风寒,可如何是好!”小莲自责道。

“无妨,回去喝上一碗小莲熬的姜汤,便不会有事的。我安稳道”

雨依旧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马车在缓慢的前行,掀开车窗上的帘幔望去,他依旧站在凉亭中,墨色的长发被风吹散开来。直到视线渐渐模糊。

自那日回来,常常望着丝绢发呆,眼前浮现出,凉亭中的欣长身影,银冠玉簪,白衣宽袖,纤长的睫毛像晶莹的露珠般,一眨便滑进的忘忧湖水般深邃的眼眸,鼻梁英挺。就像忘忧湖,让人觉得安宁。

秋月,严冬,转眼又是初春,父亲在边外出征数月之久,大败辽国。结束了边关长久的征战,返城时,得夏尤王亲自出城迎接,赏金封侯。设宴庆功,父亲便成了人尽皆知百里大将军。在觥筹交错,音色靡靡的庆功宴上,父亲带回了一个始料未及的消息。百里将军之女百里澈,婷婷芳华,娴静温婉,实乃太子良配。身为百里家的长女,婚姻与家族的利益必然有着万千联系。只我从未想过会成为大夏国的准太子妃。我握着手中的丝绢。想起那天秋色如许,容颜温润如玉。

自从被尤王赐婚,府上越发忙碌起来,前来拜访道喜,阿谀的人,络绎不绝。父亲忙着应酬,母亲忙着为我准备嫁妆,我便趁乱支开了阿莲,偷偷跑到沁园去散心。沿着一条弯曲的小径走下去,有颗古老的海棠树,我常常去看它,不知它有多少岁了,只知自我出生,它就在这。海棠树上大片大片,开满了粉白色的花。一阵风吹过,纷纷飘落,那银冠玉簪的少年就出现在树下的花瓣雨中。

竟是他……

好巧,姑娘也喜欢海棠花吗?他微笑着望着我,我的心掉进了他笑盈盈的眼眸里。

最喜欢的花,便是海棠花。说着我从袖中掏出丝绢。那日走的急,忘了跟公子道谢。丝绢,现在还给公子。

姑娘莫不是一直随身带着?

啊?我一下羞红了脸,忙低下头解释道。“我是想若是在见到公子,也可将其物归原主。故一直随身带着”。

“这样啊!”,他说道却也并不去接那丝绢。只觉他目光盯着我。他似乎意识到盯着别人看有失风度,收回目光说道,姑娘的发簪,清雅别致,与姑娘的气质甚是相配。我心中暗想,这是在夸我貌美?夸我漂亮,就夸我漂亮,说什么发簪……此时我的脸更红了,心跳的厉害。 “还有事,我先走了”

忙将丝绢塞到他手里,落荒而逃。

一入宫门深似海,那时我以为我与他今后怕是永远见不到了……

大红嫁衣,头戴凤冠,步影摇曳。小姐向来喜欢素色,这大红色,小姐穿上真好看,太子殿下见了,肯定会挪不开眼的。小莲欢喜的说道,我却兀自盯着镜中的自己,却欢喜不起来,只觉悲伤

好不容易熬过繁琐的礼仪,我做在床边,等这个陌生的男子掀起盖着面容的红绸成为我的夫君,门被推开了,只听得他坐在椅子上的声响,感觉有目光盯着我。良久,听的他轻轻笑出了声。“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是我愿兮”。眼前遮挡视线的红绸被掀去,望着眼前温润如玉的男子,一时惊了心,却原来眼前人亦是心上人。他说,他陪祖母参了几个月的经,祖母才答应说服父王牵了这红线。他说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

“澈儿可有什么愿望,本太子帮你完成”?

“澈儿想与太子殿下,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准了,澈儿得愿望也是太子所愿“。他一脸宠溺的笑道。他笑起来真好看。他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段幸福的时光,他在案前处理公务,我便为他磨墨,他习惯晚睡,我便可坐在他身旁,陪他读书。在冬日里下了雪,站在门口等他下朝。他心疼的将我冻得通红的手放到他的袖中为我捂热。岁月静好。

只是这尘世间的幸福太过短暂。

{不羡神仙有千年,只羡人间有白头}

夏三十三年,尤王驾崩。太子司马淳即位, 世事与他悄然发生了变化。他刚刚即位,时局动荡,父亲功高震主,他会架空我这个王后也在意料之中。都说帝王薄情,只是不想来的这样快,淳王登基短短几月,便扩大后宫,日日流连美色。

这日,去祈安殿请安,却听的门内舒妃说道“王上,听闻这摘星楼,伸手可摘星,放眼万里山河尽收眼底。王上如若建成定会流放百世。”

“这说的是先王偶得来这宫殿图纸,因根本就不可能建成而搁置的摘星楼吗?

我推门而入“王上这摘星楼如此之高,工程浩大,极难建造。王上建这摘星楼必定劳民伤财。如今大夏刚刚安定,此事万万不可。

姐姐,这国家子民岂是我们这些后妃所能谈论的,莫不是姐姐也想学那梁国太后垂帘听政。舒妃不怀好意的说道。

住口我与王上说话,还轮不到你插嘴。我斥责道。

只见他得脸立刻阴沉了下来

“王后,跪下。王后让爱妃住口,莫不是心虚了。

“王上,为了大夏国这摘星楼不能建,王上三思”。他紧皱着眉头,黑着脸多了几分戾气

半响,他说道“王后且跪着吧,没有本王的允许不许起来。这一跪,便跪到了凌晨,天降起了大雪。如同梨花纷飞,我却无力欣赏昏了过去。醒来时阿莲在我旁边哭泣,

阿莲,怎么哭了?

“小姐节哀。腹中的小殿下,没有了“。阿莲虽不忍,终是告诉了我。失去腹中孩子的我,脸色惨白,想起,登基以来他的所作所为,心中万念俱灰。当初的誓言,如今看来真像个笑话。

阿莲,把那把写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折扇还给淳王。

阿莲,见我如此伤心,径自流泪,拿着折扇出了门。

司马淳从此与君长绝。

此后对那些新进妃嫔们请安朝拜称病一律不见,不再理会这后宫是非,倒也过几年清静日子。一直在逃避,该来的还是来了。是日母亲却忽然前来说了会儿家常,将手中的锦盒递给我,澈儿这是你父亲偶然得来的夜明珠。想着澈儿你喜欢,便催了我进宫来送给你。澈儿这珠子晚上打开来。母亲这话自是深有含义。

那颗夜明珠的锦盒夹层有父亲的信。

“澈儿,这几年淳王执政,前招数万民女充实后宫,后又抓无数青年男丁建那本就不可能建成摘星殿。骄奢淫逸,诚意规劝的臣子,罢官,处死。残暴不仁。这天是要变了“。身为将军,父亲从来都是有野心的。夏淳你此番倒是遂了父亲的愿。或许只有这样做此能保全你。将案上的信放在烛火上焚成灰。我想我此刻定是代替了纸张被焚成了灰烬。痛在全身蔓延。眼泪从脸颊滑落,悄无声息。

换了华服。簪了流光溢彩的步摇,去见如今的夏淳王。臣妾见过王上,只见他倒没有像阿莲说的那般左拥右抱,只是斜倚在塌上,面色有些憔悴。他见我来到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今日王后来此有何事?一副有事快说无事退下表情,可是我确觉得他的目光里满含深情。不知是否是看错了。

“臣妾听闻近来王上在搜罗奇珍异宝,臣妾有只到了夜间就会散发七彩光芒的夜明珠,特来献给王上,“

“王后有心了,把夜明珠放这吧!”他淡淡的说道

我走过去,把夜明珠放在他榻前的案台上,又说道,“王上,臣妾特地为王上熬了这参汤,王上尝尝”。

招手示意阿莲拿过去。他什么也没说,毫无怀疑之色。拿起来了喝两口说道。

“本王今日累了,王后退下吧“。

“是 臣妾告退”

夜里,风雨交加,睡梦中,好像他在我身旁,阿瑶,他醒来了,他随时可能出现,不知道他接下来还会做些什么。阿瑶原谅我。又听得他说,一日不见思之若狂。他还是那个温润如玉的公子,我极力想要挣开眼睛,确实无法,心头一阵绞痛惊醒了过来。眼前是一片清凉夜色。这阿瑶是谁?又是谁醒来了呢?或许这就是一场不明所以的梦。

不出所料,淳王很快就病倒了。朝政荒废,父亲便已淳王生病膝下无子为由代理朝政。想起偷偷出宫见父亲的那晚,父亲面色沉重,

“澈儿你若帮为父,可免将士们血染战场。为父也不愿这刚刚安定下来的大夏,在起战事民不聊生“。说完轻轻叹了一口气。

“父亲,可淳王是我的夫君。是我当年一心想嫁的如意郎君,我怎能害他“,我摇摇头已是满脸泪痕。

父亲背过身去,不忍再看我说道“淳王暴政,民间起义蠢蠢欲动,朝中又多少人觊觎王位。西疆梁国虎视眈眈。只怕为父不谋,夏国也是岌岌可危”。

病床上的他失却了戾气。虽这几年,不过问这宫廷事宜,可还是有这这王后的头衔,褪去了吵闹的妃嫔,静静的看着他闭着双眸,睫毛纤长像个纯净的婴孩。

如果可以重新开始我们寻一个山青水秀之地,做一对平凡夫妻可好?他的睫毛眨了眨,

阿瑶,我答应你,一时晃了神,我好像听到他回答,可是他却并没有醒来。在病床前守了好几天,他一直在昏睡,直到此时我才知道,对他感情原来这样深,像是累积了千万年之久。

许是太困了,趴在他床边睡着了,醒来时一双眼睛盯着我看。

“王上,你醒了”。我满心欢喜,却笑出眼泪。他看我哭了,伸手为我抹去眼泪,

“我的王妃哭了可就不漂亮了”。像我初入太子府那般温柔。

“澈儿,只要你要,只要我有”。他将床边的卷轴拿给我,说道,

“澈儿,这诏书拿给百里将军,本王病疾缠身,无力理国,百里将军,才德兼备,故将王位禅让于百里将军”。

登基大典上,王冕加身,威仪四方

父亲终究如愿了。我却亲手将我的夫君变成,今日这便病容。那日送来得夜明珠晚上发出得紫色光可摄人精魄,时日久了便会病倒。我原想等你病好了我们可以做一对平凡的夫妻,半世安稳。可是我确只能眼睁挣得看着王上一日日比一日憔悴,,气息一日比一日弱。

从登基大殿,回紫云阁的路上。

“ 今日子夜,怡沁园,海棠树下见”。空气中传来女子娇媚的声音。却不见人影。

海棠树下,有一女子,一袭白纱留仙裙恍若仙子。

约长公主来此,是想给公主讲个故事。

我本是碧瑶池旁海棠树上的一截枝丫,不巧跌落到了人间,在这里扎根活了下来。修了这精灵的身形。天上的麟渊上神常常会坐在这树下发呆,于是我这颗老树也得以知道了一些上神的事。

麟渊上神二十年前与苍穹一战,与苍穹一道坠下诛仙台,云巅下,这日一阵吹往凡尘的业风碰巧路过将他与苍穹吹到凡间。不想苍穹的元神却将麟渊缠绕,一起投入了这夏国尤王后的腹中。

麟渊上神作为凡人,长到十七岁的时候,遇到那个他喜欢了几千年的碧瑶仙子,原来他坠下诛仙台,她也随了他一起跳下了云巅峰。他既高兴有生气。高兴的是碧瑶的心里终究是有他的,气她如果不是碰巧遇上业风,已她的修为,必定灰飞烟灭。后来碧瑶终于成了麟渊的未婚妻。他说若是能与她执手,这短短几十年也好。他看起来很幸福。凡人都说羡鸳鸯不羡仙原来是真的。后来麟渊发现,他的身体还住着一个暴戾的魔苍穹。他常常变成这个暴戾的苍穹,饮酒作乐,残暴不仁不自觉的去伤害他爱的女子,当麟渊知道自己亲手害了自己的孩子,他想他再也不能放任苍穹。麟渊上神只好不在见碧瑶,方能不伤害她,却只好一个人忍受相思之苦。后来他终于找到办法对付已成魔的苍穹便是归元珠,归元珠可以净化元神魔性,只是苍穹魔性太过强大,归元珠也只能使暂时苍穹沉睡。

归元珠?三十三重天?碧瑶池?麟渊?无数片段从我的眼前掠过。

一路心神恍惚的回到紫云殿,他病恹恹的靠在塌上。我望着他心疼的快要不能呼吸。

是我害了你,我不该把那颗珠子给你,我原想我帮了父亲,可保你半世安稳。可是你的病,连医术最高的秦太医也无法医治。我只能眼睁挣得看着你一日日比一日憔悴,气息一日比一日弱,无能为力。

澈儿,不要自责,这样也好。百里将军本就有君王命格,司马淳命该如此。

澈儿,他修长得手指穿过我的长发,眼眸里有无限柔情,他说,如果我只是司马淳,小澈可愿随我去看大夏国的山河?

“你是麟渊,麟渊我都想起来了,原来原来,你曾等了我几千年之久,可是我怎能忘了呢?”

原来,你不是不再爱我,只是更想保护我,却一个人承受着苍穹的折磨。麟渊我都记得了,我爱了你几千年,我以为我们有无数个千年。

阿瑶别哭。这一世几年相守的时光。很幸福。

阿瑶,我本想在多陪你一天,一个时辰,一个须臾,可是没有时间了。

苍穹不灭,不知这天上人间还会有多少地狱。

麟渊不要,不要离开我。我哭喊道,

眼前一道银光,如烟花般绚丽,转眼就消失了

麟渊在苍穹元神休眠之际,毁了体内的元神,

苍穹寂灭。麟渊必死。

三十三重天,碧瑶池旁。他曾问,阿瑶你可愿陪我去人间游历万里山河?只是时光不倒流,我在也无法对他说那句,“我愿意”。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外婆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