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空有执念了残生

2018-09-08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她是魔界的公主,名唤,琉璃。本应该与世隔绝,不问世事安稳的度日,然而一天妖族来犯索要魔族至宝古琉秘籍

魔尊不给双方就大大出手,魔尊力退妖族身受重伤,妖族一看夺秘籍无望便狗急跳墙,就向天帝进献谗言诬陷魔族,说魔族不遵守六界秩序要血洗人间,天帝信以为真,命十万天兵即可荡平魔界,她不甘受如此污蔑带着六万魔兵,和天庭抗衡,要讨回公道明明是妖族觊觎我魔族至宝,还恶人先告状,她的解释都是多余的,根本没人理会,大战一触即发,但实力悬殊她不幸重伤,她被手下抬回魔界以后,被魔尊秘密送去故友的居处血月山庄养伤。可能听起来山庄有些可怕,虽然名字有些恐怖但是四面环山绕水,静谧而又祥和,像极了仙境。

嗯,没错,这的确是一个修养的好地方。

那个时候是他们第一次遇见,他一袭白衣道骨仙风,干净利落。

她问“寒川少主,你们血月山庄不应该都通红通红的吗?“

他顿了一下,笑答。

“我不喜欢那血红色太过血腥,如我名字一般寒川,霜降万里刺骨寒,雪落大地覆万川,刚好掩埋世间那些血腥。”

“唔,你还真是个特别的人。”他微微一笑,说道,没有什么特别普通人一个。两人对视一笑;便各自休息了。

此后, 他会每天带着她坐在屋顶看星空。时间久了,她也慢慢明白了,杀戮是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的,沉着和冷寂才是关键,大概就是这么个 意思吧。

她说,“寒川,如今这世间还有宽恕么?”

“那自然是有的,就要看世人愿不愿意放下心中的那份执念了。”

她看他全神贯注仰望星空的时候,灵光一闪,想要逗他一翻。

“寒川少主,我这里有一本书,小女子才疏学浅参悟不透,还忘公子指点一二。

他接过书默默的读了起来。她看着他脸色由 白变成了红,又变成了青,终是忍不住 大笑了起来。

“傻寒川,那书是讲男欢女爱之事的 ”

“咣”的一声,书掉在了地上。

他愣了一下捡起书,说“胡闹!”

“非礼勿视,非礼勿看。”

她像模像样的 学着和尚的样子,朝他一拜。

“道..施主.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然万物皆空,浑然无我 。”

;阿弥陀佛’这下换她脸变色了。

因为她在这里没有朋友,所以一直粘着他。

“寒川,我想喝酒。”

“女孩子家家,喝什么酒。”

“喂,你为何不像他们一样嗜血成性?”

“寒川道,我不喜欢杀戮,只想无拘无束逍遥自在。”

“少主,慈悲为怀是病,得治。”

“.....”他一脸不解。

听见山庄里的人都在私下议论他们,她就用伏妖绫将他们困起来,小小的调皮报复一下,吓得的众人纷纷求饶。 他看着她把庄里的人捆的和粽子一样, 一脸无奈。

三个月后。议论尽散。

灯火阑珊的街道,人山人海,这是她第一次来都人间。看到一个捏泥人的摊位,就欲罢不能了,像个孩子一样。

说道“我把这小泥人给父尊带回去。”她拿起的那个泥人,像极了魔尊。”他望着她手中的泥人,眼泪在眼眶打转,更多的心疼和可怜。他不知道该如何对她说魔尊已故的消息。

“喏,这个是给你的。”不待他反应,她把一个泥人塞入他的手中。这个泥人、 眉清目秀 神采奕奕 像极了寒川。

他不解。不知在何时,她竟然把自己观察的这么仔细。

夕阳西下天色变暗。 还未到达山庄,六个妖兵冲了出来拦住他们去路。

妖兵道“果然,还没有死,交出古璃秘籍,放你一条生路!”为首的虎妖说道。

她欲要上前,却被寒川一把拉住,将她护在身后。

“虎大哥,万法皆空,更何况你们要的东西这里没有。 ”

“废话这么多,魔族现在只剩她一人,交 出...”

“你刚才说什么?”她立即打断虎妖的话,

声音幽暗,仿佛来自深渊。

四条伏妖绫,瞬间穿透六个妖兵的身体,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她眼睛都未曾眨一下。

只剩我一人!只我她一人!哈哈哈,她阴冷的笑

他说“别怕,有我在。”他安慰道。

她用力甩开他的手。

“我父尊惨遭遇不测了对不对?”她质问到;

“琉璃...”这也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她转身离去,顷刻消失。

他轻言道,琉璃,我以为,在山庄的这些日子可以磨灭你心中的魔性和执念 。

魔族界域里,横尸遍野,血流如河,腐臭和血腥味扑面而来。 魔殿之上挂着一具尸体,是她的父尊。

眼角流下不是泪,竟是血。

“哈哈...宽恕是最大的慈悲,真是可笑至极,为了秘籍,屠我满族。”

她仰天大 笑,身上的红衣红的快要滴下血了。

这一刻,她魔力巨增,达到魔族最高的境界。

“谁?”

“公主,你可回来了,呜呜..魔尊他们都. ..”这是她两年前从悬崖下救回的人类女孩, 叫芝鸳。

“是不是妖王和天界?”

“上次你和天界抗衡以后他们就没有来过,是妖王,乘魔尊重伤公主不在便对我魔族大开杀戒。”

我魔界从未愧对世人,虽然比不上其他族类,但出来没有滥杀无辜。都说魔界中人个个心如蛇蝎阴线歹毒 ,可谁有曾知道,比起人心的丑陋和那些假慈悲,我们更为真实。

她挥动血红的拂袖,一条火凤顺势而出,所到之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皆化为灰烬。

又是一年一度的修仙问道大会。

正值大会高峰阶段,她一袭红衣,飞向擂台中央,是她!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持着伏妖绫,

她冷眼向,擂台下望去,粉唇半启。

“从此,我魔族与六界为敌!”

短短十字,铿锵有力。

六界为敌,是不是也与寒川为敌?寒川看着她从他身边毫无表情的走过,多想拉住她,对她说,他寻了她很久很久, 他很想她。

那一日,盛夏之初,荷花盛开,他不为观赏,只为寻她一丝足迹。

那一夜,古佛之下,青灯摇曳,他不为诵经,只为保她一生平安。

那一年,花开又落,遍地霜雪,他不为春归,只为守候她的到来。

可等来的却是,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擦肩。

这是她向六界宣战的第一个晚上,一个真相付出水面。

“是你....”她手中的伏妖绫掉落,早就应该想到的,除了父尊就只有芝鸳知道自己去了血月山庄,魔界灭族,为何就芝鸳独活。

“我已经给你下了毒,会使你法力尽失,只要你老老实实交出秘籍,我就给你解药。”

“你痴心妄想,秘籍。呵呵,早就被我毁了!”就因为一本书我魔族惨遭灭族,我留它何用。

芝鸳将剑刺入琉璃的胸口。

“本来想等你交出秘籍在杀你的,然后把你重新建立起来魔族一并吞了一举两得,呵呵,可惜,你要死了仇也报不了了。”芝鸳冷笑。

她一身红衣似像着火一样。

忽然,伏妖绫闪烁

迸发,把芝鸳焚成灰烬,随之散去。 这一招,她用尽了所有的魔力。

父尊,还有我死去的族人,璃儿终于给你们报仇了,现在也可以安心去陪你们了...

一双手臂抱起她,这怀抱如此温暖。

“对不起,琉璃,我来晚了。”

“不...晚,寒川,还能再....看到你,真好 。”她呕出一滩血。

“现在,你可愿放下仇恨和执念?”他轻声问道。

“我...不愿。”她的回答如此坚决。

“寒川,我..喜...欢...你。”她眼中的郎朗夜空一点点暗淡下去,最后消散在尘埃里。

“嗯,我也是。”有这句话,此生足矣, 证明他也爱着她。

这一夜,霜雪遍地,红衣接替了白衣,他成了新任魔尊。 他向来不爱多话,也不喜别人的纠缠。

却独她是个例外。

床前,有两个小泥人,一个寒川,一个琉璃。

又是一年。 他站在她的墓前。

“琉璃,你可知,我也有放不下的执念 ,那便是你。”

这一世,踏山踏水踏佛塔,我不为修来永生,只为下一世途中在与你相见。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前世今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