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孤灯残花,伴月而眠

2018-09-19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我的喜欢只是徒增对她的可惜,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在民国时期的上海滩,她以文字指点她的江山,我未生于那时,只得浪迹书海里寻一寻她的风采,因了这份喜欢,让荒废的我重拾墨语书香,也因了这份喜欢,我叹息她遇到了他,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她以决绝收了场,却也欢喜过,寄他一笺“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他知她也怜过她,她曾欢喜,这便够了。

若以文字了此生,可好?不过是上海滩文人界皆知的大作家,偏生就遇到了他,她的小像婉丽动人,浪子的心又开始悸动,他塞了一张小条在她家门缝——想见你。她见了。这一见,情义难收,这一见,像她自己说的一般——在尘埃里开出花来。是一朵花傲然开放。却在尘埃里,可惜在尘埃里。

你看,分明是他先招惹她的,他主动求见,他侃天谈地唯恐被面前这个清冷的女子看不起,他在与她的婚约上许下“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却终是让她拿“现世安稳”来质问他。

后来他的红颜颇多,从小周到范秀美,甚至后来为人师表了还对自己的一个女学生起了好感。她一次一次不过问,他以为她不会吃醋,还洋洋得意地向她说起小周,说起范秀美……她不是不吃醋,只是因为爱他才收敛了任性,可惜,他看不到她眼底的苦涩。他逃难而去,她背负了莫须有的骂名,他不知道她是何等的孤枕难眠,他只觉得,崎路难行还有美人相伴,何其幸福。

她说:“我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不喜欢我了的……你别来找我,即便写信来,我也是不会看的。”

我竟有些高兴,她终是放了手,绝了心,我高兴,她终于不再执着于见一个爱一个的他了!

有人问世间情为何物,有人答直教人生死相许。谁信了这句话,又是谁只看了一眼,然后淡淡一笑?卓文君寄给司马相如的书信: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花鹿对着阿黑含情凝望,花鹿化作人与阿黑结为夫妻,幸福一生。

读完张爱玲不禁让人感慨,爱一人如尘埃,到底是爱玲的不聪明,胡兰成的不忠诚,还是上天的不公平?大约是爱的深的那个人,注定先伤心吧。

到最后,我们所希望的风花雪月,大约是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奋不顾身,张爱玲与胡兰成的知己与懂得,鹿姑娘与阿黑的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吧!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巷尾

下一篇:没有了